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國產(chǎn)手術(shù)機器人的生死時(shí)速

沉寂已久的國產(chǎn)手術(shù)機器人,因一則公告再次掀起市場(chǎng)波瀾。

6月27日,微創(chuàng )機器人在開(kāi)盤(pán)前發(fā)布公告表示,將以配股融資的方式,融資1.17億港幣,每股配售價(jià)為9.1港幣,較前一日收盤(pán)價(jià)折價(jià)約20%。

在港股市場(chǎng),低價(jià)配股向來(lái)會(huì )引發(fā)股價(jià)動(dòng)蕩。今日上午開(kāi)盤(pán)后,微創(chuàng )機器人股價(jià)快速下挫,最終收跌18.58%。

微創(chuàng )機器人此番低價(jià)配股計劃,充分暴露了國產(chǎn)手術(shù)機器人行業(yè)當下正面臨著(zhù)嚴峻挑戰與困境:

一方面,微創(chuàng )機器人的配股時(shí)機,是在其股價(jià)最低之際;另一方面,在最低迷的前提下,配股價(jià)還要再折價(jià)近20%。

若非情勢過(guò)于緊迫,企業(yè)通常不會(huì )選擇在這個(gè)時(shí)候進(jìn)行融資。實(shí)際上,不僅是微創(chuàng )機器人,包括天智航當前也處境堪憂(yōu),股價(jià)低迷、賬上資金“捉襟見(jiàn)肘”。

已經(jīng)上市的頭部公司都走得舉步維艱,那些沒(méi)有上市的公司會(huì )好過(guò)嗎?

/ 01 / “優(yōu)等生”開(kāi)始考慮生存問(wèn)題

不管是港股上市的微創(chuàng )機器人,還是科創(chuàng )板上市的天智航,都是整個(gè)國產(chǎn)手術(shù)機器人領(lǐng)域,充分享受過(guò)資本盛宴的企業(yè)。

在生物科技產(chǎn)業(yè)領(lǐng)域,國產(chǎn)替代向來(lái)吸引市場(chǎng),手術(shù)機器人也是如此。

海外達芬奇等先驅們的成功,驗證了手術(shù)機器人的臨床價(jià)值與商業(yè)價(jià)值。不管是在腹腔鏡,還是骨科等領(lǐng)域,手術(shù)機器人都發(fā)揮了極大的價(jià)值,并創(chuàng )造了驚人的財富。

當手術(shù)機器人在海外大放異彩的同時(shí),國內還是一片荒漠。滲透率低、國產(chǎn)替代機會(huì )大,這樣的故事,自然能夠吸引無(wú)數的產(chǎn)業(yè)與資本入局。

天智航講述的是“精而專(zhuān)”的故事,在骨科領(lǐng)域深耕。其骨科手術(shù)導航定位機器人“天璣”,在一臺手術(shù)中承擔的主要是導航定位的功能,主要解決“看不見(jiàn)、打不準、拿不穩”三大問(wèn)題。并且,基于“天璣”,公司希望持續迭代,性能變得更好,適應癥覆蓋范圍更廣。

作為骨科手術(shù)機器人領(lǐng)域的領(lǐng)頭羊,天智航在2020年便登陸科創(chuàng )板,并且在上市當天創(chuàng )下一天十倍漲幅的神話(huà)。

而微創(chuàng )機器人,則在講述“大而全”的故事,其在手術(shù)機器人領(lǐng)域的管線(xiàn)布局頗為廣泛。既有對標達芬奇的“圖邁”,也有與天智航、捷邁等國內外骨科選手對壘的“鴻鵠”。另外,其還布局了經(jīng)支氣管手術(shù)機器人、TAVE手術(shù)機器人等前沿領(lǐng)域。

圖片

總而言之,其他企業(yè)有的,微創(chuàng )機器人都有;其他企業(yè)沒(méi)有的,微創(chuàng )機器人也有。根據公司所說(shuō),其是全球行業(yè)中唯一一家擁有覆蓋五大主要和快速增長(cháng)手術(shù)專(zhuān)科(腔鏡、骨科、泛血管、經(jīng)自然腔道以及經(jīng)皮穿刺手術(shù))機器人產(chǎn)品組合的公司。

這也使得,微創(chuàng )機器人是手術(shù)機器人領(lǐng)域最炙手可熱的選手。上市之前,其融資規模已經(jīng)超過(guò)45億元,估值超過(guò)250億元。通過(guò)港股IPO,公司再次融資15.6億港幣,市值更是一舉超過(guò)336億人民幣。

圖片

可以說(shuō),天智航和微創(chuàng )機器人,是整個(gè)手術(shù)機器人賽道繁榮的代表。在國產(chǎn)替代的巨大遐想空間下,市場(chǎng)對可能脫穎而出的選手下重注。

不過(guò),天智航的十倍神話(huà),沒(méi)有維持太久。

上市后,天智航最高股價(jià)超過(guò)140元,最新股價(jià)只剩下7.88元;微創(chuàng )機器人的最新股價(jià)為9.2港幣,較高點(diǎn)73.45港幣同樣打了骨折。

資本市場(chǎng)向來(lái)看預期。目前,不管是天智航還是微創(chuàng )機器人,都陷入了生死時(shí)速。天智航賬上現金只剩下2.79億元(截至一季度末),微創(chuàng )機器人也只剩下5億元(截至2023年底)。

2023年,天智航現金流凈流出為1.7億元,微創(chuàng )機器人經(jīng)營(yíng)性現金流流出額更是高達5.68億元。也就是說(shuō),如果不能節衣縮食,微創(chuàng )機器人最多只能撐一年。也正因此,微創(chuàng )機器人發(fā)起了此輪低價(jià)配股融資。

曾經(jīng)的“優(yōu)等生”也不得不想方設法活下去。國產(chǎn)替代的空間依然在,但微創(chuàng )機器人、天智航當前的遭遇,無(wú)疑反應了國產(chǎn)手術(shù)機器人行業(yè)正面臨著(zhù)嚴峻的現實(shí)挑戰。

/ 02 / 入院不容易

對于手術(shù)機器人來(lái)說(shuō),比起研發(fā),更為殘酷的是商業(yè)化問(wèn)題。

在美國,達芬奇手術(shù)機器人的成功,建立在醫院的廣泛覆蓋上。目前,其在美國覆蓋的醫院數量在90%左右。有數據顯示,達芬奇機器人不僅覆蓋了美國2/3以上的中大型醫院,社區醫院的覆蓋率甚至已經(jīng)超過(guò)70%。

但在國內,情況卻截然相反,因為高昂定價(jià),“入院”成了一個(gè)問(wèn)題。

即便是國產(chǎn)手術(shù)機器人,定價(jià)也不便宜。根據天智航招股書(shū),2019年,其給經(jīng)銷(xiāo)的價(jià)格為386萬(wàn)元/臺,直銷(xiāo)的價(jià)格為936萬(wàn)元/臺。換句話(huà)說(shuō),進(jìn)入醫院最終需要在千萬(wàn)元/臺左右。

從醫院配置手術(shù)機器人等高昂設備的流程來(lái)看,需要履行從使用科室提出設備申請,到按確定的采購方式進(jìn)行采購等不少于8個(gè)關(guān)鍵環(huán)節。

涉及的機構及人員不但包括醫院內部的使用科室、設備部門(mén)、財務(wù)部門(mén)、采購部門(mén)等部門(mén)及總會(huì )計師、主管院長(cháng)等人員。有時(shí)還可能涉及到醫院的上級主管部門(mén),環(huán)節多,流程相對復雜。這就導致醫院配置骨科手術(shù)導航定位機器人所需周期較長(cháng),一旦某個(gè)或某幾個(gè)環(huán)節出現停滯,則時(shí)間變得更為漫長(cháng)。

因此,一般情況下,醫院都是采取上一年立項和報預算,第二年走相關(guān)的采購程序。綜合考慮上述情況,醫院配置手機機器人的流程較長(cháng),導致企業(yè)的產(chǎn)品銷(xiāo)售周期較長(cháng)。

更重要的是,對于價(jià)格更為昂貴的手術(shù)機器人來(lái)說(shuō),當前采購由醫院提出申請,卻不是由醫院自主決定,而是采用“配置證”模式。

2023年6月29日,衛健委官網(wǎng)發(fā)出《國家衛生健康委關(guān)于發(fā)布“十四五”大型醫用設備配置規劃的通知》。其中,腹腔內窺鏡手術(shù)系統共559臺,雖然相較于“十三五”數量大幅提升,但涉及“配置證”歸屬誰(shuí)的問(wèn)題。

目前,達芬奇也在國內競爭,不管是臨床認可度還是實(shí)際操作來(lái)看,都遠超國內選手。因此,在市場(chǎng)看來(lái),達芬奇可能會(huì )拿走50%以上的市場(chǎng)份額。這也導致,微創(chuàng )機器人等國內諸多選手可能面臨僧多粥少的局面。

另外,還涉及到速度問(wèn)題。有數據統計,截至2024年5月累計發(fā)放的“配置證”數量是181張,其中2023年發(fā)放了111張,今年5個(gè)月則發(fā)放了70張左右。如果下半年不能提速,是低于市場(chǎng)預期的。因為如果2024年只發(fā)放150張,意味著(zhù)到“十三五”收官之年,“配置證”配額有可能發(fā)不完。

種種因素導致,國內整個(gè)手術(shù)機器人的入院表現,不及市場(chǎng)預期。

/ 03 / 放量的考驗

入院只是第一步,在行業(yè)“剃須刀+刀片”的商業(yè)模式下,手術(shù)機器人還面臨著(zhù)放量的考驗。

因為入院后,手術(shù)機器人后續的使用還涉及諸多問(wèn)題。

一方面,這涉及到醫生接受度問(wèn)題。國內手術(shù)機器人進(jìn)入臨床手術(shù)應用實(shí)踐較短,機器人輔助手術(shù)尚在起步期。在這期間,醫生對于新技術(shù)的使用存在學(xué)習和接受的過(guò)程,而部分醫生作為現有體制的既得利益者,不愿意機器人進(jìn)入醫院,不愿意嘗試機器人手術(shù)。

換句話(huà)說(shuō),手術(shù)機器人的普及,還考驗到企業(yè)的教育能力。例如,天智航骨科機器人的培訓,涉及兩個(gè)環(huán)節:

首先,會(huì )有定期專(zhuān)題培訓班,對已裝機用戶(hù)或潛在裝機用戶(hù)統一進(jìn)行為期2天的培訓課程;

其次,裝機后場(chǎng)地培訓,內容為骨科手術(shù)導航定位機器人原理介紹、骨科手術(shù)導航定位機器人手術(shù)適用證的范圍以及產(chǎn)品操作技巧等。另外,還需要十次手術(shù)指導。

另一方面,是價(jià)格相較于常規手術(shù)更高的現實(shí)問(wèn)題。

目前,機器人使用費是新增項目單獨收取,術(shù)中使用的無(wú)菌定位工具包也未單獨納入醫保范圍,均需要患者自費,增加了經(jīng)濟負擔。

以天智航的骨科機器人為例。

一臺骨科機器人手術(shù)收費包含機器人使用費、手術(shù)費、麻醉費、住院費、輸血費、藥費、檢查費、耗材費等。

根據天智航招股書(shū),在骨盆骨折和股骨頸骨折手術(shù)中,在使用機器人的情況下,機器人輔助手術(shù)患者負擔較傳統手術(shù)變動(dòng)金額在-0.06萬(wàn)元至0.62萬(wàn)元之間;而在使用機器人和一次性無(wú)菌定位工具包的情況下,患者的負擔相較傳統手術(shù),會(huì )增加1.14萬(wàn)元至1.82萬(wàn)元。

在胸腰椎手術(shù)中,在使用機器人的情況下,機器人輔助手術(shù)患者負擔較傳統手術(shù)增加0.96萬(wàn)元至1.23萬(wàn)元;而在使用機器人和一次性無(wú)菌定位工具包的情況下,患者的負擔則會(huì )增加2.16萬(wàn)元至2.43萬(wàn)元,患者負擔增加幅度明顯高于骨盆骨折和股骨頸骨折手術(shù)。

圖片

在費用更高的情況下,不管是患者還是醫院,都會(huì )做更多考量。

因此,目前手術(shù)機器人,一方面是入院難的問(wèn)題,另一方面是入院后還存在使用率有限的困擾。機器人銷(xiāo)售難,后期耗材銷(xiāo)售同樣難,綜合因素導致,企業(yè)創(chuàng )收有限,難以實(shí)現自我造血功能。

這種情況下,它們不得不為生死而戰。

/ 04 / 總結

總體而言,國內政策對于手術(shù)機器人的支持力度在逐步加大。這或許預示著(zhù),整個(gè)手術(shù)機器人的行業(yè),也會(huì )逐步跟上海外的發(fā)展節奏,打開(kāi)更多的市場(chǎng)空間。

不過(guò),在此之前,諸多的國內選手,需要面臨生死考驗。正如上文所說(shuō),上市頭部企業(yè)的生存現狀都尚且如此,未上市企業(yè)的生存情況將會(huì )更糟糕。

例如,此前IPO失敗的精鋒醫療,生存空間略顯逼仄。根據招股書(shū),截至2022年末,精鋒醫療賬上貨幣現金余額僅剩下1.56億元。而悲劇的是,在遭受舉報風(fēng)云后,精鋒醫療終止IPO計劃,這無(wú)疑為其未來(lái)發(fā)展之路增添了重重挑戰。

當然,在國產(chǎn)替代的主旋律下,手術(shù)機器人行業(yè)在國內,必然會(huì )迎來(lái)美好的明天。但對于參與其中的每一位選手來(lái)說(shuō),首要任務(wù)是熬過(guò)寒冬,活下去。

       原文標題 : 國產(chǎn)手術(shù)機器人的生死時(shí)速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xiě),觀(guān)點(diǎn)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chǎng)。如有侵權或其他問(wèn)題,請聯(lián)系舉報。

發(fā)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cháng)度6~500個(gè)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guò)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wú)評論

暫無(wú)評論

醫療科技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lián)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wǎng)安備 4403050200275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