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iyrol"></sup>

  • <ruby id="iyrol"><nav id="iyrol"></nav></ruby>
  • <meter id="iyrol"></meter>
      <tr id="iyrol"></tr><tr id="iyrol"></tr>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AIGC大潮下:入局門檻極低,投資人陷入空前焦慮

      2023-04-20 09:45
      數科星球
      關注

      創業門檻低、基金不好投。但是金子總會發光,當項目找到合適的痛點,AIGC的能量將會逐漸釋放。

      @數科星球原創

      作者丨苑晶

      編輯丨大兔

      “我的朋友在開發一個‘罵人’機器人,用AIGC訓練,保證網絡上和別人對罵不吃虧,”某位投資人興高采烈地對數科星球(ID:digital-planet)講道。在我們所了解的項目中,以上這種應用多如牛毛,并且AIGC應用已經燃遍互聯網行業,人們為此如癡如醉,極像2009年后的移動互聯網狂潮。

      現在,就連普普通通的咖啡館中,都彌漫著AIGC成分:“被失業”的人們再燃希望、轉業的人欲求抓住這顆稻草。我們在幾次外出的過程中,都遇到了有創業者在談論項目的場景。

      按理說,一個行業如此火爆本應該是投資人最喜聞樂見的。但就我們所得到的情況來看,投資人們反倒因此陷入了焦慮。似乎,AIGC項目并沒那么好投。

      01

      投資人信心不足

      “看了這么多項目,我印象中,沒有一家我想去投的,”一個戰略投資機構投資人對我們這樣說。他私下中積極打探投資圈里同行的出手情況,得到的結論是,吆喝大于實際。直到在面對數科星球(ID:digital-planet)之時,他坦言,自己目前的狀態是“越看越不想投”。

      與移動互聯網浪潮比起來,AIGC項目同質化嚴重,項目團隊的“臨時拼湊感”強烈,投機成分頗高。絕大部分項目講不清核心競爭力,難以給投資人較為信服的信心。“以至于,我們有些同行在AIGC轉了一圈以后,回頭去看新能源和新消費了。”他這樣說。

      除目前大模型或巨頭公司所推出的產品外,絕大部分產品圍繞著“傳統數字經濟賦能”的方式展開,即為已有的用戶或生態企業提供AIGC型產品。值得注意的是,這種邏輯在大公司的戰略層面并無太大問題,但如若將其放在創新的框架中時,“缺乏顛覆式體驗”、“沒有明確的付費場景”就變成了擺在新銳項目面前難以回避的痛點。

      另一位投資人透露,他看到,目前人們對AIGC的期望過高,以至于有的想法太過不切實際,更有甚者,有人將已有未獲得投資的項目重新包裝,以AIGC概念尋求融資。

      投資人們信心不足,但又保持著十足的好奇心,以至于在我們的社群中,投資同行逢人便問:“最近你們在投什么項目?”

      02

      基金的“瘋狂”與糾結

      “這些天,最忙活的是美元基金,”一位基金從業者說。在他看來,一些有20-30人團隊規模的基金已為大模型“跑吐血”。與之形成鮮明比較的是,人民幣基金則顯得十分“歲月靜好”。

      如果我們將注意力拉回至普通人的朋友圈,關于國內大模型的你爭我奪確乎影響了每一個人的神經。“Q1完了,Q2美元基金就要忙活應用層了,”在這位從業者眼中,美元基金投資者們已經開始了猶如馬拉松式的“拉練”?梢韵胍姷氖,在4月后,“刷爆”普通人朋友圈的消息將會從大模型變換至應用產品。

      在我們的多方求證下,在2023年的第二季度,各路美元基金將分成三組繼續AIGC的投資熱潮:

      其一在“領域模型”中的文生視頻、文生音樂、文生3D等賽道中布局;

      其二在infrastructure為代表的算力網絡、中間件等行業中找項目;

      其三是看垂直領域內的應用機會。

      在應用側,目前擺在投資人們面前的難題是,如何分辨傳統轉型(如SaaS類)和增量AIGC產品之間的關系。這種關系可以總結為:“AIGC是顛覆性的存在?還是內嵌在傳統數字經濟企業中也可以?”(有意思的是,就像我們文章開頭講的案例,機器人‘罵人’確實是一個純增量的AIGC場景)

      有些投資人倡導“項目方可以膽子更大一些”。這部分人所持的觀點認為,Office365在國內的銷售情況不佳,即便是辦公,未來在AIGC的爭奪也難言誰勝誰負。

      “為什么你要質疑AIGC?我反倒認為SaaS行業可能要重新洗牌了”,某位資深從業者這樣說。日前一張自媒體KOL的ChatBot營收表火遍AIGC圈,他認為,擁有私域流量的KOL或企業因天然擁有用戶,此時此刻便是向SaaS發起挑戰的最好時機。

      在對談中,這位從業者完善了相關邏輯,他補充:“AIGC的技術優勢期短暫,反而,有業務構建能力的企業更有優勢。”

      03

      數字經濟確實要洗牌了

      “熱門賽道年收入1000萬,估值6個億,也卷死了,”一位新能源賽道投資人回復。在他看來即便是拋棄AIGC賽道,有確定性機會的項目也十分不好投。相反地,AIGC賽道估值還沒那么貴。

      在過去,SaaS辦公也出現了許多家優秀的公司。一位投資人提醒:“這里面邏輯很簡單,比如iSlide這種插件,就在辦公生態里活的很好,AIGC插件的機會也可以看。”

      在我們的深入對談中,一些人提到了AIGC原畫生成、游戲中NPC腳本生產以及劇本的精準語料的文生文機器人機會。相當多的投資人號召國內企業向出海場景看,并認為這是中國To B企業出海的良機。

      “希音為什么這么牛,因為有強大的供應鏈,”一位資深行業從業者提及。在他看來,國內擁有深厚“Users Base”的企業會借力AIGC完成新的發展躍遷。

      實際上,在數字經濟領域中的SaaS等行業中,這種變化已然在發生。一些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高管說:“現在知識搜索服務、知識圖譜業務已經受到了挑戰,一些公司內部開始出現了‘打架’的情況。”在他看來,有些公司的商業模式事實上已經被摧毀了。“RPA就是這樣,在NLP主導的GPT產品中,RPA這種‘workflow’產品,事實上已經淪為導入型產品了。”

      結尾:在當下,如若評價AIGC所帶來的機會,那便是創業門檻低,模型訓練代價小。恰恰是在這種情況下,場景和用戶群的結合才尤為關鍵。未來的企業誕生在哪里?一些投資人回復:“他們可能在清北,因為VC已經在‘圍攻’清華了”。

             原文標題 : AIGC大潮下:入局門檻極低,投資人陷入空前焦慮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人工智能 獵頭職位 更多
      掃碼關注公眾號
      OFweek人工智能網
      獲取更多精彩內容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BRAZZERSHD肉感大屁股,国产亚洲精品美女久久久久久,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麦芽,FREE×性护士VIDOS欧美
      <sup id="iyrol"></sup>

    1. <ruby id="iyrol"><nav id="iyrol"></nav></ruby>
    2. <meter id="iyrol"></meter>
        <tr id="iyrol"></tr><tr id="iyrol"></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