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危機與利他:稻盛和夫的人生哲學(xué)

永遠的稻盛和夫

  帶著(zhù)更美好、更崇高的靈魂去迎接死亡。

  文丨華商韜略 耿康祁、劉柏鋮

  “在這個(gè)既是最好又是最壞的時(shí)代里,做好人不易,做一個(gè)真正的好人更難;極致徹底地做一個(gè)好人那真比登天更難!但稻盛先生用他的一輩子做到了,所以他才做成了稻盛和夫先生!”

  【稻盛和夫創(chuàng )業(yè)記】

  1958年12月,因不滿(mǎn)外行領(lǐng)導對自己的否定,時(shí)任松風(fēng)工業(yè)特磁課主任的稻盛和夫憤而離職,然后決定自己創(chuàng )業(yè)了。

  稻盛和夫的想法非常簡(jiǎn)單,創(chuàng )造一個(gè)有足夠自由空間,能夠充分發(fā)揮出自己才華的地方。

  盡管沒(méi)有資金也沒(méi)有設備,可曾經(jīng)同甘共苦的7名伙伴仍然甘愿同舟共濟,甚至割破小拇指,按下血印立誓,“我們團結一心,必將成就為社會(huì )、為世人的事業(yè),以此血印為證!

  幸運的是,經(jīng)曾經(jīng)領(lǐng)導的介紹,有投資人看中了稻盛和夫的人品和技術(shù)。1959年4月1日,京瓷在一間破舊的倉庫中正式成立。

  在慶祝宴會(huì )上,稻盛和夫坦率地說(shuō)出了自己的遠大理想:

  “我們一定會(huì )成為原町第一的公司。成為原町第一之后,我們的目標就是西之京第一。然后是中京區第一、京都第一、日本第一,最終是世界第一!”

  雖然志向遠大,但京瓷畢竟剛剛成立,設備和人員都有限,甚至部分員工技術(shù)還不熟,即使是員工們,也沒(méi)拿稻盛和夫的話(huà)當真。

  為了應對客戶(hù)訂單,京瓷吃盡了苦頭。稻盛和夫經(jīng)常要帶領(lǐng)員工們通宵達旦的工作,所有人都筋疲力竭,有人甚至認為,這樣拼命的工作節奏最多只能堅持一周。

  可稻盛和夫沒(méi)有時(shí)間考慮節奏,京瓷的起點(diǎn)低,起步晚,幾乎是不會(huì )給對手造成威脅的業(yè)余選手,只能選擇竭盡全力。

  幸而京瓷確實(shí)足夠努力,即便工作量多到夸張,大家仍然堅持了下來(lái)。僅僅一年,京瓷就實(shí)現了2600萬(wàn)日元、凈利潤300萬(wàn)日元的好成績(jì),第二年的銷(xiāo)售額和利潤更是實(shí)現了倍增。

  但當公司擴大,員工增多后,這樣每天加班至深夜的干法,就無(wú)法持續了。

  1961年4月末,11名入職一年的員工闖進(jìn)稻盛和夫的辦公室,要求“加薪加獎金”,甚至寫(xiě)下血書(shū),不答應就一起辭職。

  這些新員工的要求確實(shí)合理。當時(shí)京瓷管理者們都是些夜以繼日的工作狂,根本沒(méi)有時(shí)間概念,新員工們也被迫每天加班至深夜,有時(shí)甚至要放棄休息日。

  作為同樣靠工資養活家人的“凄慘”創(chuàng )業(yè)者,稻盛和夫一開(kāi)始試圖講道理。但他的勸說(shuō),卻被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視為“資本家堂而皇之的話(huà)語(yǔ)來(lái)蒙騙我們”。

  談判僵持不下,持續了三天三夜。最后,無(wú)奈的稻盛和夫只能最后一博:

  “你們如果有勇氣離開(kāi)公司,為什么沒(méi)有勇氣相信我呢?我愿用我的生命作賭注,為了大家的利益去經(jīng)營(yíng)好這個(gè)公司!如果我背叛你的話(huà),你就拿刀把我捅了!”

  這句話(huà)打動(dòng)了對方,終于了結了這場(chǎng)風(fēng)波。

  談判結束的稻盛和夫根本無(wú)法理解,剛成立三年的小公司,卻需要承載年輕員工一生的寄托,自己還沒(méi)有能力照顧好鄉下的家人,卻要照顧員工的一生,難道經(jīng)營(yíng)公司要背上如此沉重的包袱?

  不過(guò),稻盛和夫很快就發(fā)現,如今的模式,即便能取得成功,那也需要建立在犧牲員工利益的基礎上,公司經(jīng)營(yíng)最基本的目的必須為所有員工謀幸福。

  隨后,“追求全體員工物質(zhì)與精神兩方面的幸!,成為了京瓷的經(jīng)營(yíng)理念。之后,又加上一句“為人類(lèi)和社會(huì )的進(jìn)步與發(fā)展作出貢獻”。

  在這樣的思想下,僅僅十年時(shí)間,京瓷就成為世界五百強公司。

  【做貢獻的京瓷】

  在日后歲月里,京瓷一直秉持著(zhù)“為人類(lèi)和社會(huì )的進(jìn)步與發(fā)展作出貢獻”。

  有一次,稻盛和夫到美國西海岸出差,發(fā)現一個(gè)營(yíng)業(yè)員頻繁地打長(cháng)途電話(huà),因此而擔心電話(huà)費支出過(guò)高?山Y果一看,美國的長(cháng)途電話(huà)費遠遠低于日本。

  稻盛和夫非常驚訝,為什么同樣是電話(huà),但日本的電話(huà)費卻如此之高。

  1982年,日本開(kāi)放了通信行業(yè),允許民間企業(yè)進(jìn)入。稻盛和夫動(dòng)了心思——通過(guò)京瓷參與,降低長(cháng)途電話(huà)費,為民造福。

  然而,這樣的行為極其魯莽。當時(shí)的通信巨頭電電公社,年銷(xiāo)售額超過(guò)4萬(wàn)億日元,員工人數達到33萬(wàn)人,通信基礎設施遍布全球各個(gè)角落,是名副其實(shí)的寡頭企業(yè)。

  因此,沒(méi)有任何一家企同意與京瓷組成聯(lián)盟,他們不敢正面挑戰電電公社,也不愿為了降低長(cháng)途電話(huà)費而不惜粉身碎骨,京瓷只得孤軍奮戰。

  彼時(shí)的稻盛和夫其實(shí)也有擔憂(yōu),為了確認自己的動(dòng)機,每天臨睡前,他都會(huì )捫心自問(wèn)“是否動(dòng)機至善,了無(wú)私心”。當他終于確認自己的志向沒(méi)有絲毫動(dòng)搖時(shí),終于決心涉足這一事業(yè)。

  1984年6月,第二電電成立。十六年之后,第二電電、KDD、IDO合并為KDDI,又過(guò)了七年,KDDI最終成為世界五百強。

  連續創(chuàng )立兩家世界五百強企業(yè),稻盛和夫逐漸被封神,可就在這時(shí),卻發(fā)生了一件震動(dòng)全日本的事,很多人甚至開(kāi)始擔心稻盛和夫“晚節不!。

  2010年1月,日本航空(JAL)以2.3萬(wàn)億日元負債這一戰后最大公司負債額申請適用“公司重建法”,即事實(shí)上的破產(chǎn)。

  此時(shí)的稻盛和夫已經(jīng)78歲,但因為日本首相鳩山由紀夫的邀請,決定出山拯救日航,當時(shí)的報紙寫(xiě)下這樣的標題《和尚變救世主》。

  在日本人看來(lái),稻盛和夫確實(shí)是“救世主”。

  日本航空公司雖然破產(chǎn),但畢竟是世界第三大航空公司,更是日本的“翅膀”,一旦二次破產(chǎn)對日本整體經(jīng)濟的惡劣影響。

  為了確保國民的利益,稻盛和夫力排眾議,接受了這個(gè)艱巨的挑戰,同時(shí)提出兩個(gè)所謂的條件:一是以零薪水出任日航CEO;二是他將不帶團隊去日航,因為他公司內部沒(méi)有人懂航空運輸。

  之后,稻盛和夫直言:“我對交通產(chǎn)業(yè)完全是個(gè)門(mén)外漢。我會(huì )全力以赴!

  于是稻盛和夫帶著(zhù)“稻盛哲學(xué)”與“阿米巴經(jīng)營(yíng)”來(lái)到日航。通過(guò)制定“日航哲學(xué)”不但誕生了日本航空共有的價(jià)值觀(guān),同時(shí)也推進(jìn)了全體員工的意識改革。

  通過(guò)導入阿米巴經(jīng)營(yíng),使每位員工都萌生了經(jīng)營(yíng)者意識,全體員工開(kāi)始思考如何提高自己部門(mén)的銷(xiāo)售額,如何削減經(jīng)費。

  僅僅第二年,日本航空公司就取得1884億日元的營(yíng)業(yè)利潤,變身為世界航空領(lǐng)域收益最高的企業(yè),隨后日航實(shí)現重新上市。

  然而,稻盛和夫并為因此而居功自傲。2015年,稻盛和夫離開(kāi)日本航空公司。

  稻盛和夫為日本航空公司奠定了經(jīng)營(yíng)理念,并培養了一批年輕的管理干部,這使得日本航空公司即便在疫情沖擊下依然穩如泰山?伤x開(kāi)時(shí),卻只拿了一架日航的飛機模型。

  【阿米巴經(jīng)營(yíng),讓員工成為主角】

  在日航大放異彩的“阿米巴經(jīng)營(yíng)”,起源于1961年那場(chǎng)“員工鬧事”風(fēng)波。

  在風(fēng)波后,稻盛和夫苦思冥想了數個(gè)星期。

  他最終得到了答案,“雖然這是為了我的夢(mèng)想創(chuàng )立的公司,但員工同樣是將自己的一生托付給公司!

  只有員工將京瓷當作“自己的公司”,不再有企業(yè)家和員工的關(guān)系,而是為了同一目的不懈努力的伙伴關(guān)系,才能讓公司成為一個(gè)整體。

  以人心為基礎,每一位員工都可以成為主角!

  為此,稻盛和夫在致力于技術(shù)研發(fā)、產(chǎn)品營(yíng)銷(xiāo)之際,不遺余力地創(chuàng )造了被稱(chēng)為“阿米巴經(jīng)營(yíng)”的經(jīng)營(yíng)哲學(xué)。

  “阿米巴”,原指阿米巴蟲(chóng),是一種身體可以向各個(gè)方向伸出偽足,形體變化不定的“變形蟲(chóng)”。這讓它可以隨外界環(huán)境的變化而變化,進(jìn)化出極強的適應能力,成為了在地球上存在幾十億年的最古老生物體。

  阿米巴經(jīng)營(yíng),就是將公司組織細分為以“阿米巴”命名的小集體,從公司內部選拔出“阿米巴領(lǐng)導”。這些被委以重任的經(jīng)營(yíng)者,將像一位創(chuàng )始人一樣,為團隊壯大自行制定計劃,并依賴(lài)全體成員的智慧和努力完成目標。

  今天的市面上,關(guān)于阿米巴經(jīng)營(yíng)的培訓多如牛毛,但很多企業(yè)卻并未因此受益,甚至陷入新的麻煩。

  阿米巴經(jīng)營(yíng),固然不是“萬(wàn)能藥”。但究其根本,還在于大部分模仿,只能學(xué)到形式而非精髓。

  稻盛和夫指出,阿米巴經(jīng)營(yíng)是一套極為嚴謹的內部管理制度,建立在穩固的經(jīng)營(yíng)哲學(xué)與精細的部門(mén)獨立核算管理之上。

  比如一家賣(mài)蔬菜和魚(yú)的小店,一般會(huì )把蔬菜和魚(yú)的銷(xiāo)售和成本混在一起。

  但在阿米巴思想中,不會(huì )考慮這個(gè)小本經(jīng)營(yíng)的模式,仍然會(huì )把蔬菜和魚(yú)的核算分開(kāi)管理。哪個(gè)賺了,哪個(gè)虧了,都要一清二楚。

  這就是確立與市場(chǎng)掛鉤的部門(mén)核算制度,也是讓每條業(yè)務(wù)線(xiàn)的人“當家知道油鹽貴”,激發(fā)全員經(jīng)營(yíng)意識的關(guān)鍵點(diǎn)。

  在京瓷壯大的過(guò)程中,稻盛和夫就利用這一原則,切割生產(chǎn)工序為獨立的商業(yè)單位。這樣,每一道工序上的阿米巴,在降低經(jīng)費支出、提升各自效率的同時(shí),都要共同面對市場(chǎng),提升各自的銷(xiāo)售額。

  即使是基層的生產(chǎn)員工,也清楚自己對“公司追求銷(xiāo)售額擴大”負有責任,而不再是漠不關(guān)心。

  但這種“極致的競爭機制”,會(huì )引發(fā)另一個(gè)問(wèn)題:即部門(mén)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不惜損害其他部門(mén)乃至整個(gè)公司的利益。

  比如原料部門(mén),想以盡可能高的價(jià)格賣(mài)給生產(chǎn)部門(mén)。相反,生產(chǎn)部門(mén)的負責人為維護本部門(mén)核算,就想盡可能低價(jià)買(mǎi)進(jìn)原料。

  為了克服部門(mén)利益與整體利益的矛盾,還需要更高維度的“經(jīng)營(yíng)哲學(xué)”作為核心。

  首先是,從統一的最終售價(jià),來(lái)倒推每個(gè)工序的購銷(xiāo)價(jià)格合理區間,從而實(shí)現公正公平的判斷。

  其次,培養具有“作為人,何謂正確”判斷基準的阿米巴領(lǐng)導群體,至關(guān)重要。

  兼具優(yōu)秀的道德責任感和出眾的經(jīng)營(yíng)能力的人物,在拼命提升自身部門(mén)效益時(shí),也能夠放棄功利心的唯一標準,而用善惡判斷事實(shí),并將這種特質(zhì)傳遞給身邊員工。

  這就是阿米巴的精髓,充分激活人性又選擇尊重人心。

  正是這種經(jīng)營(yíng)上極度靈活、組織精神上極為統一、交易原則上極為穩健的“阿米巴哲學(xué)”,讓稻盛和夫成功創(chuàng )立了京瓷和KDDI兩家世界五百強企業(yè)、并挽救了奄奄一息的日航。

  《阿米巴經(jīng)營(yíng)》面世后,一度洛陽(yáng)紙貴,成為創(chuàng )業(yè)者圣經(jīng)。

  馬云在2008年、2014年、2019年,分別三次親自向稻盛和夫請教企業(yè)管理。致力于創(chuàng )造102年企業(yè)的馬云坦言,“我絕對不是學(xué)習今天對我有用的東西,而是學(xué)習5年后我一定會(huì )犯的錯誤!

  深受儒家文化影響的日本,和中國一樣推崇“匠人文化”。

  一代“經(jīng)營(yíng)之神”稻盛和夫,多年苦心創(chuàng )立的“阿米巴經(jīng)營(yíng)”手法,無(wú)愧為留給后輩企業(yè)家的“匠心寶藏”。

  【危機與利他:稻盛和夫的人生哲學(xué)】

  稻盛和夫的一生,不只有輝煌。

  相反,作為歷經(jīng)90年華的企業(yè)家,他遭遇過(guò)諸多嚴重的經(jīng)濟蕭條。從70年代的石油危機、80年代的日元升值危機,到90年代的日本泡沫破裂危機、千禧年互聯(lián)網(wǎng)泡沫破裂危機、2008年金融危機等等。

  早在70年代,日本尚處于經(jīng)濟高度發(fā)展期時(shí),稻盛和夫就在思考“當歐美國家不再向我們轉讓技術(shù)的時(shí)候,該怎么辦?”

  為此,稻盛和夫私下組織了一個(gè)以替代歐美技術(shù)為課題的研發(fā)團隊,命名為“B計劃”。

  這讓他執掌的京瓷,不僅沒(méi)有在80年代末的日本產(chǎn)業(yè)寒冬中被擊垮,反而抗住了美國打壓,成功“殺入”世界500強。

  未雨綢繆,是稻盛和夫度過(guò)危機的關(guān)鍵一招。

  同時(shí),稻盛和夫總結出應對蕭條的五項對策:即全員營(yíng)銷(xiāo)、全力開(kāi)發(fā)新產(chǎn)品、徹底削減成本、保持高生產(chǎn)率和構建良好的人際關(guān)系。

  憑借著(zhù)預防策略和五項對策,京瓷公司不僅越過(guò)了多次蕭條,且每一次闖過(guò)后,企業(yè)規模還會(huì )擴大一兩倍。

  由此,在危機中洞見(jiàn)時(shí)機,在蕭條中實(shí)現成長(cháng),成為稻盛和夫堅信不疑的人生哲學(xué)。

  他說(shuō),經(jīng)濟繁榮時(shí),企業(yè)只是一味地成長(cháng),其實(shí)非常脆弱。

  但在蕭條中,克服時(shí)艱、成功存活的企業(yè),就像長(cháng)出了許多“節”的竹子。這種“節”是企業(yè)再次成長(cháng)的支撐,并使企業(yè)變得強勁而極具韌性。

  為此,稻盛和夫提醒企業(yè),面對困局首先要“決不悲觀(guān),以積極開(kāi)朗的態(tài)度應對”。平日里,企業(yè)更要居安思危,通過(guò)打造高收益的經(jīng)營(yíng)體質(zhì),預防“瑟瑟冬風(fēng)”的侵襲。

  稻盛和夫曾經(jīng)提到過(guò),京瓷隨時(shí)可使用的現金約7000億日元,不管遭遇怎樣的蕭條都不會(huì )很快動(dòng)搖經(jīng)營(yíng)的根基。

  正如稻盛和夫在“阿米巴經(jīng)營(yíng)”中,表現出的對人的理性與德性雙重驅動(dòng)的平衡之道。對企業(yè)生存與經(jīng)營(yíng)利益格外上心的稻盛和夫,卻在人生長(cháng)河中秉持了一貫的“利他”思想。

  稻盛和夫在《活法》中寫(xiě)到:“我八十余年的人生中,不斷地思考人生的意義,就是人的正確的‘活法’”。

  這一活法,總結為兩個(gè)字:“利他”。

  作為在儒家“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愛(ài)人者,人恒愛(ài)之”等思想浸染下的我們,自然能夠從社會(huì )公共關(guān)系的維度,理解“利他”的必要性。

  但稻盛和夫更進(jìn)一步,他竟然認定“利他本來(lái)就是經(jīng)商的原點(diǎn)”!

  在弱肉強食的競爭、以利潤為唯一目的商業(yè)社會(huì ),“求利有道”已經(jīng)是了不起的商業(yè)道德。如果一個(gè)商人全心全意地踐行“利他”,豈不是“人為刀殂,我為魚(yú)肉”?

  稻盛和夫卻認為,雖然“構建現代文明的動(dòng)機,是人的欲望!钡挥邪褑渭兊乃接,提升到追求公益的“大欲”層面上,才能真正地惠及自身。

  比如雇傭員工,不僅意味著(zhù)要承擔對“員工”的義務(wù),還意味著(zhù)要考量對于“作為被雇傭的人”的責任。

  企業(yè)經(jīng)營(yíng),又要更進(jìn)一步。

  如果僅僅保障內部員工的生活和幸福,那只是一種為企業(yè)生產(chǎn)效率牟利的本位主義。企業(yè)最終要回歸為社會(huì )公器的價(jià)值,必須為公眾利益承擔責任和義務(wù)。

  因此,京瓷的經(jīng)營(yíng)理念就是:“在追求全體員工物質(zhì)和精神兩方面幸福的同時(shí),為人類(lèi)社會(huì )的進(jìn)步發(fā)展做出貢獻!

  為做到這一點(diǎn),在企業(yè)發(fā)展穩定后,稻盛和夫就提議員工拿出一部分獎金,用于社會(huì )捐贈,公司也拿出同額的獎金。

  員工們欣然同意,這成為京瓷開(kāi)展各項社會(huì )公益活動(dòng)的開(kāi)端。

  稻盛和夫本人,則在1983年創(chuàng )辦企業(yè)家公益性學(xué)習組織“盛和塾”。到2019年,已有1萬(wàn)6千多名中小企業(yè)經(jīng)營(yíng)者,在這里獲得過(guò)學(xué)習的機會(huì )。

  剛創(chuàng )辦DDI時(shí),稻盛和夫長(cháng)達半年反復追問(wèn)自己:是否動(dòng)機至善,私心了無(wú)?

  不信則不誠,不誠則不被人信。

  如果“利他”是功利性的,反而會(huì )被視為“一種偽裝的利己”。

  如此,稻盛和夫才敢于論斷:“我堅信,只要動(dòng)機是善的,行動(dòng)的過(guò)程是善的,就不必追問(wèn)結果,因為結果必定成功!

  “在通信領(lǐng)域,我沒(méi)有知識,沒(méi)有技術(shù),一無(wú)所有。僅僅依靠利他哲學(xué),真的能夠成就這么巨大的事業(yè)嗎?設立DDI,用自己的后半生進(jìn)行挑戰,就是為了證明這一點(diǎn),證明利他哲學(xué)這個(gè)唯一的武器的力量!

  1997年,65歲的稻盛和夫選擇退休,并把自己個(gè)人股票都捐給了員工。那時(shí),他已經(jīng)身患胃癌。

  或許,正如他堅信的“天堂地獄之分由心態(tài)決定”。利他的境界,讓稻盛和夫又安然度過(guò)了25年的歲月。

  2022年8月24日,稻盛和夫先生溘然長(cháng)逝。

  在他去世后,北大匯豐商學(xué)院教授陳瑋寫(xiě)下了這樣一段話(huà):

  敬天愛(ài)人,就是尊重世界的規律、善待一切眾生。

  再通俗一點(diǎn),稻盛先生的絕招就是“做好人”、真正地“做好人”、徹底地“做好人”、極致地“做好人”!

  這種“做好人”不只是不偷不搶不欺不騙;不只是助人為樂(lè )、普度眾生,而是在認真想透了“作為人何為正確”這個(gè)靈魂拷問(wèn)之后,極致地過(guò)好每一天、極致地實(shí)踐人的天職,就是做一個(gè)人應該做的事情,最后讓自己的靈魂得到升華!

  在這個(gè)既是最好又是最壞的時(shí)代里,做好人不易,做一個(gè)真正的好人更難;極致徹底地做一個(gè)好人那真比登天更難!但稻盛先生用他的一輩子做到了,所以他才做成了稻盛和夫先生!

  在《干法》中,稻盛和夫寫(xiě)到“勞動(dòng)的意義,不僅在于追求業(yè)績(jì),更在于完善人的內心!

  這份內心不是別的。

  “是為了在人生謝幕之時(shí)的靈魂,比人生開(kāi)幕之初更純潔一點(diǎn),或者說(shuō)帶著(zhù)更美好、更崇高的靈魂去迎接死亡!

  稻盛和夫,以九十年的人生修行,鑄造了令世人可敬可嘆的“企業(yè)家之魂”。

  ——END——

  歡迎關(guān)注【華商韜略】,識風(fēng)云人物,讀韜略傳奇。

  版權所有,禁止私自轉載!

  部分圖片來(lái)源于網(wǎng)絡(luò )

  如涉及侵權,請聯(lián)系刪除

       原文標題 : 永遠的稻盛和夫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xiě),觀(guān)點(diǎn)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chǎng)。如有侵權或其他問(wèn)題,請聯(lián)系舉報。

發(fā)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cháng)度6~500個(gè)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guò)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wú)評論

暫無(wú)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lián)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wǎng)安備 4403050200275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