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iyrol"></sup>

  • <ruby id="iyrol"><nav id="iyrol"></nav></ruby>
  • <meter id="iyrol"></meter>
      <tr id="iyrol"></tr><tr id="iyrol"></tr>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孫述濤的威海濟南往事

      2023-03-31 11:20
      青記智庫
      關注

      3月28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消息,山東省政協黨組成員、副主席孫述濤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孫述濤被查后,當天晚上,山東省委常委會就召開會議,通報相關消息。

      會議報道中有一個細節:

      會議強調要始終敬畏黨紀國法,時刻把紀律規矩挺在前面,堅決破除特權思想和特權行為,自覺按照法定權限、規則、程序辦事,公正用權、謹慎用權、依法用權,自覺接受各方面監督,做黨章黨規黨紀的堅定捍衛者。

      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幾年前對威海的巡視反饋。

      1

      2018年10月12日至2019年1月12日,省委第六巡視組對威海市進行了巡視,后來的反饋巡視情況中提到:

      市委領導核心作用發揮不給力,部分重大決策爭議較多。

      選人用人議論較多。

      貫徹新發展理念不堅決,推動高質量發展整體統籌謀劃少,創新引領能力較弱,經略海洋重視不夠。

      此時,距離孫述濤卸下任職長達6年的威海市委書記還不到一年時間,而新任威海市委書記2018年11月才到任。

      顯然,巡視反饋中的“市委領導核心作用發揮不給力,部分重大決策爭議較多”等問題的指向似乎比較明確。

      孫述濤在威海期間比較大的一個動作是,將建設東部濱海新城作為威海發展的著力點。

      這個建設周期大約從2014年開始。

      根據2014年的一份《關于成立東部濱海新城建設領導小組的通知》顯示,東部濱海新城建設領導小組組長由威海經濟技術開發區工委書記擔任。

      而到了2017年,東部濱海新城建設領導小組突然升級。

      這一年3月26日,東部濱海新城舉行領導班子交接會議,新的東部濱海新城建設領導小組第一組長直接由孫述濤擔任,組長由市長擔任,多位市委常委擔任成員,日常工作由新城建設指揮部代表市委市政府推進,重大事項報領導小組討論決定。

      據說,為了方便工作,還建立了領導小組微信群,大大提高了決策效率。

      可以說,2017年成為了威海東部濱海新城發力的關鍵一年:

      2017年是新城“項目招商年”,2018年確定為“項目開工年”。

      2017年7月,孫述濤在接受山東電視臺采訪時曾談到,在15年之前威海就謀劃了要多開發東部濱海新城,但是因為各種原因就沒有做得到,到今天已經到了時機成熟,也到了不得不去開發去建設的一個時候,所以威海就順勢開展了東部濱海新城的建設,而這也是威海實現四個現代化建設的一個重要著力點。

      2

      威海東部濱海新城的建設,曾有威海當地人士類比為“雄安新區”,相當于平地起一座新城:

      東拓的規劃中,明確提到了預先考慮行政中心建設的可能性,隱含的思路便是考慮市政府東遷,以行政資源帶領人口及產業聚集,最終實現中心城區對榮成、文登、環翠、乳山的最優半徑輻射。

      應該說,這個規劃和思路沒問題。

      但一座新城的建設過程中,往往也是各種利益博弈最激烈的過程中。

      彼時,孫述濤曾明確表示,堅決不讓一般的商業地產項目來綁架了城市的發展,必須是嚴格按照城市的規劃方案來布局。

      如果說單純追求政績,或者GDP的話,只要放開,那么三兩年之內,房地產帶來的稅收,數字會很好看。但是那樣的話,對整個城區的開發,對規劃就會造成一定的沖擊,對未來的發展就會埋下一定的隱患。所以對這一點,我們還是要求比較嚴格的。對一些企業或產業來講,他想來我們還不一定要,必須符合我們的規劃。我們打造的是以休閑旅游、醫療健康、教育文化、商貿服務為主的這么一個區域,門檻很高,所以一般的項目我們就不再入駐了,就是要招商選資了。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實際上,威海東部濱海新城對于引入的開發商,或多或少都會提及一些帶著產業或其他配套的要求,無形之中又增加了利益操作空間。

      北京青年報旗下的微信公號“團結湖參考”分析表示:

      孫述濤在威海時期的同僚,原威海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劉茂德,原住建局局長后任副市長的周永迪,先后被查。值得注意的是,周永迪被查后威海住建系統還有多人陸續被查,看起來像是個窩案。而孫述濤主政威海的那十年,正是各地房地產行業高歌猛進,但也腐敗頻出的時代。

      3

      拋開孫述濤威海期間的工作是非不談,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孫述濤在威海任職11年,從2011年12月到2018年1月擔任威海市委書記長達6年,似乎并沒有給威海打下一個良好的經濟基礎。

      這期間,威海雖然不乏打印機產業鏈招商獲得全省主要領導肯定的案例,本土企業威高、光威等也表現亮眼,但整體來看產業布局的確亮點不多。

      2017年,威海GDP增速達到8.1%,僅次于日照和菏澤,增速位列全省第三。

      但從2018年開始,威海GDP增速就陷入了低迷。

      從2017年到2021年,5年時間,威海GDP整體增速只有23.93%,僅高于淄博和濟寧,位列全省倒數前三,排名也被德州趕超,下滑到第10位。

      據2022年威海市工作報告,威海目前“四上”企業總量不大、增量不多,經濟增長速度不快。產業鏈、供應鏈還不穩固,科技創新能力還有待提升。資源要素約束趨緊,大項目、好項目支撐和儲備不足。

      威海的低迷似乎還在延續。

      2022年,威海GDP為3408.18億元,與2021年相比減少了55.75億元,GDP名義增長-1.61%,是山東省唯一負增長的城市,剔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1.5%,同樣為山東省最低。

      而且,威海再被東營反超,排名進一步下滑到第11位。

      4

      2018年2月,孫述濤當選為山東省副省長,被明確為副省級。

      僅僅三個月后,孫述濤再次調整,出任山東省會濟南市委副書記、代市長。

      在濟南市長任上近4年時間,孫述濤曾搭檔過王忠林和孫立成兩位市委書記。

      2018年5月11日,在原市委書記王文濤北上兩個月后,濟南黨政一把手同日調整,王忠林由市長順位市委書記,孫述濤出任市委副書記。

      不到兩年,2020年2月,武漢疫情關鍵時刻,王忠林南下武漢,出任武漢市委書記。

      一個多月后,2020年3月27日,孫立成由山東省委常委、秘書長之職出任濟南市委書記。孫述濤迎來第二位搭檔。

      直到2022年3月,兩人雙雙去職,分別由劉強和于海田接任。

      客觀說,孫立成和孫述濤搭檔期間,濟南經濟表現并不出彩,尤其是從2021年起,濟南增速明顯放緩,GDP增速一直低于全省。

      不過兩人似乎都異常高調,在公開場合曾多次喊出人口、產業等數據目標,但實際上現實跟目標之間都差得很遠。

      2021年4月17日上午,2021亞信金融峰會在濟南舉行,時任濟南市委書記在致辭中提到,“今天的濟南,面積超過1萬平方公里,常住人口超過一千萬,地區生產總值突破萬億大關、增速位居全國20強城市第一位。”

      實際上,2020年末濟南常住人口是924.2萬人,即使到了2021年末,濟南常住人口也才933.6萬人,距離“常住人口超過一千萬”還有不小的差距。

      而根據2022年年初濟南市發展改革委、濟南市衛健委聯合印發《濟南市人口發展中長期規劃(2021-2030年)》,到2025年濟南市常住人口總量預期在1000萬人左右,2030 年全市常住人口總量在1075萬人左右。

      同樣在2021年4月19日舉行的首屆濟南國家級人工智能創新應用先導區高端峰會上,濟南市長孫述濤在演講中公開表示,“我們的芯片設計,封裝測試,制造最快到今年底,最慢明年上半年將做到全國第四,我這個是非常有信心的。”

      客觀說,這幾年濟南整體集成電路產業發展的確不錯,2021年和2022年連續兩年增速位列全國前十,是“十強”中唯一的北方城市。

      但根據濟南官方公布的信息顯示,2021年,濟南集成電路產業實現營收88億元,同比增長76%,其中集成電路設計產業50.3億元,同比增長193.9%,居全國主要城市第1位。2022年,濟南集成電路設計產業同比增長40.6%,位居全國第7位。

      這個成績,同樣距離孫述濤所說的全國第四還是有一定差距。

      5

      2022年3月,孫述濤和搭檔雙雙離任濟南黨政一把手。

      這一年1月,有媒體再次曝光了濟南南部山區的數千棟違建別墅問題。

      頗有看點的是,這對搭檔實際上非常重視拆違工作。

      2020年3月28日,濟南新任市委書記上任后的第二天,就到萊蕪區調研雪野風景名勝區違建別墅清查整治工作。

      兩周之后,4月11日,濟南市萊蕪雪野旅游區管理委員會發布公告稱,計劃對萊蕪雪野風景名勝區規劃范圍內517棟建筑依法拆除。

      山東人其實相對內斂,喜歡那種既能說狠話又能解決實際問題的干部,而對于那種喜歡說大話、喊口號的領導一開始覺得新奇,但時間一長往往不以為然。

      濤哥顯然是山東這些年外來干部最為理想的形象。

      這也是很多濟南干部乃至山東干部都會不自覺拿現任跟濤哥做對比的原因所在。

             原文標題 : 孫述濤的威海濟南往事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智慧城市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BRAZZERSHD肉感大屁股,国产亚洲精品美女久久久久久,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麦芽,FREE×性护士VIDOS欧美
      <sup id="iyrol"></sup>

    1. <ruby id="iyrol"><nav id="iyrol"></nav></ruby>
    2. <meter id="iyrol"></meter>
        <tr id="iyrol"></tr><tr id="iyrol"></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