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iyrol"></sup>

  • <ruby id="iyrol"><nav id="iyrol"></nav></ruby>
  • <meter id="iyrol"></meter>
      <tr id="iyrol"></tr><tr id="iyrol"></tr>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貨拉拉上市,從“收割”司機開始

      文|芳芳

      來源|新經濟觀察團

      在無數次上市傳聞又不了了之后,貨拉拉IPO終于塵埃落定。3月28日,貨拉拉正式遞交招股書,擬扣響港交所大門。公司主體名稱定為“拉拉科技”,高盛、美銀證券、摩根大通為其聯席保薦人。

      招股書顯示,這家成立已滿10年的“互聯網+物流”公司,近三年來累計營收在24億美元左右,復合年增長率近40%。而經調整利潤,也由2020、2021年的嚴重虧損,到2022年扭虧為盈,實現首次盈利0.53億美元的“華麗轉身”。

      然而,在靚麗的財報背后,貨拉拉的扭虧并不厚道:受平臺收傭和降費雙重“壓榨”的貨運司機,在投訴網站上叫苦不堪。而“賭徒”出身的創始人周勝馥卻早已套現11億元,加上大量的法律糾紛、相關部門的七次約談,沖擊上市的貨拉拉已深陷信任危機。

      01

      扭虧為盈靠雙重“壓榨”司機

      貨拉拉成立于2013年,公司致力于公路貨運數字化場景,是行業當之無愧的先行者。成立10年來,貨拉拉的業務版圖已由最初的粵港澳大灣區,迅速拓展至新加坡、泰國、菲律賓、越南、印度、巴西、孟加拉國等多個國家,并覆蓋同城及跨城貨運、企業版物流服務、搬家、零擔、汽車租售及車后市場服務等多個業務板塊。

      業務的急劇擴張,貨拉拉的行業地位水漲船高。招股書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數據顯示,2020-2022年,貨拉拉全球GTV由37.32億美元增至73.07億美元。按照2022年上半年閉環管理GTV計,貨拉拉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物流交易平臺和同城物流交易平臺。

      與此同時,貨拉拉的營業收入也進入高速發展時期。根據招股書,2020-2022年,貨拉拉全平臺營收分別達到5.29億美元、8.45億美元、10.35億美元,復合年增長率高達39.9%。

      然而就在2020年,滴滴投入1億元成立滴滴貨運,加入同城貨運市場戰,通過雙方補貼獎勵,吸引了眾多新用戶和新司機入駐,也倒逼其他同行被迫加入戰爭,戰況愈演愈烈。

      經歷幾輪補貼大戰洗禮后,快狗打車去年終于流血上市,至今仍未擺脫虧損現狀;貨拉拉幾次傳出上市傳聞,如今在艱難扭虧中迎來新消息。

      受此影響,2020、2021年,貨拉拉經調整凈虧損分別達到1.55億美元和6.31億美元,2021年凈虧損幅度擴大了307%。直到2022年,貨拉拉才艱難迎來成立10年后的首次盈利,經調整凈利潤僅為5323.3萬美元。

      根據官方說法,扭虧為盈的主要原因在于有效的變現策略、收入來源增加和經營效率的提升等,而以往的虧損主要歸因于規模及地域擴張、用戶增長及參與度以及產品創新方面持續大額投資。

      但實際情況是,貨拉拉的扭虧為盈,確實是通過“開源節流”,但“開源節流”的刀口幾乎都是指向司機:一邊向司機雙重收費提高收入,一邊縮減司機端銷售費用降低成本,輪番操作下終于艱難盈利。

      從營收來源看,貨拉拉三大主要收入來源分別為貨運平臺服務、多元化物流服務、增值服務。其中,貨運平臺服務作為公司的收入支柱,報告期內分別實現收入2.29億美元、4.09億美元、5.66億元,營收占比達到43.3%、48.5%、54.7%,占據了整體營收的半壁江山。

      而該板塊的收入來源主要依賴混合變現模式,即司機會員費收入,以及司機履行的運輸訂單完成后向其收取的傭金。依靠“會員費+傭金”的雙重“壓榨”,貨拉拉在中國內地的貨運平臺服務變現率由2021年的7.6%上升至2022年的9.7%。

      不僅如此,貨拉拉還在此基礎上對會員服務進行改革,按月費高低區分傭金比例:月費越高,抽傭比例就越低,反之月費月底,抽傭比例也就越高。以同城貨運服務為例,貨拉拉平臺司機的一二三級會員月費分別為189元、489元和739元,而非會員和一二三級會員的傭金率分別為18%、14%、11%和8%。

      這樣的改革手法見效奇快。2020-2021年,在混合變現模式推行初期,公司大部分貨運平臺服務收入依賴司機會員費;而此后隨著“會員費+傭金”收費模式不斷推進,傭金占貨運平臺服務收入的比例有大幅增長:由2020年的24.57%增長至2022年的63.52%。受益于傭金的增長,到2022年,貨拉拉貨運平臺服務毛利達到4.21億美元,同比增長74.8%;毛利率達到74.3%,同比增長15.5%,為扭虧做出重要貢獻。

      另一方面,貨拉拉還在成本上大幅縮減對于司機的投放。報告期內,公司銷售及營銷費用分別達到2.39億美元、6.73億美元、1.98億美元,2022年該項開支的大幅驟減,正是貨拉拉縮減了向商戶提供的優惠券等折扣及司機轉介費、銷售員工成本及其他。2022 年,上述三項開支分別為1.37億美元、2992.6萬美元、3113萬美元,同比分別下滑74.56%、49.59%和58.68%。

      通過“磨刀霍霍”向司機,貨拉拉終于實現了扭虧為盈,未上市交出一份好看的財報。然而,這種操作無異于“飲鴆止渴”,短期壓榨司機帶來的利潤也消耗了平臺口碑,對長期發展十分不利。但面對上市的急切,貨拉拉已經管不了那么多。

      02

      爆發的司機端投訴和司法糾紛

      伴隨短期的盈利,貨拉拉背后的風險持續暴露。根據網上公開投訴平臺,截至目前,貨拉拉已累計收到23201條,其中僅有10%左右是來自于消費端,而近九成的投訴均出自司機端,平臺與司機間的矛盾與日俱增。

      不僅如此,貨拉拉的平臺投訴量在全行業中也是絕無僅有的高?旃反蜍、運滿滿、貨車幫、滿幫在黑貓投訴平臺上的累計投訴量分別為4312條、3499條、1599條、141條,遠高于其他品牌的投訴量之和。

      觀察團通過梳理上述投訴,發現有關貨拉拉“未結清費用”、“不退還司機押金”、“平臺判罰不合理”等問題屢見不鮮?傊緳C一旦入駐貨拉拉平臺,幾乎等同于進入了“一言堂”,在嚴苛的規則限制下,司機的自主權愈發減弱。

      市場上看,貨拉拉與司機之間的矛盾已經愈演愈烈。2022年11月,廣州、浙江等多個一、二線重點城市貨車司機正式向貨拉拉“宣戰”,稱其“多因素計費模式”、“特惠順路單”暗藏玄機,并號召全國各地貨拉拉司機共同加入到這場集體罷工的抗議行動中來。

      由于此次罷工風波影響較大,相關部門也對貨拉拉進行約談。據交通運輸新業態協同監管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信息,該次約談的重點問題在于,貨拉拉采用一口價訂單、上線“特惠順路”產品等方式惡意壓低運價,嚴重損害貨車司機合法權益,擾亂市場公平競爭秩序。

      而這樣的約談對于貨拉拉而言,已經是“家常便飯”。2022年2月、6月、7月、9月,再加上上述事發的11、12月,相關部門在一年時間里已對貨拉拉約談七次之多。而從司機們和投訴平臺上的反饋來看,貨拉拉盡管屢次對外回應配合整改,但收效不佳。

      而另據企查查資料,截至目前,貨拉拉旗下關聯公司深圳依時貨拉拉科技有限公司已卷入司法糾紛260起。其中,涉及到運輸合同糾紛達到54起、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51起、公路貨物運輸合同糾紛23起、另有財產損害賠償糾紛13起等。層出不窮的司法糾紛,也一再昭示著貨拉拉平臺之上暗藏的安全隱患仍時有發生,對司機和用戶的生命、財產安全構成不小的威脅。

      與此同時,貨拉拉還受到33次行政處罰,累計罰款金額達到95.6萬元。此外,在該公司歷史被執行人信息中,該公司當前被執行總金額已經超過139萬。

      眾多投訴及被處罰過往,暴露出貨拉拉平臺上各種漏洞與弊端,司機們仍處在被動局面。然而在同城貨運行業賽道中,貨拉拉仍以較為明顯的優勢占據主導和更多話語權,司機們想要翻身,顯然很難。

      03

       “職業賭徒”周勝馥上市前套現11億

      如此囂張跋扈的經營態度,與貨拉拉背后的創始人周勝馥的個人經歷密不可分。1977年,周勝馥出生于廣東揭陽。由于自小天資聰慧,周勝馥在18歲那年就以十門功課全A的優異成績,拿下香港新界史上第一個“十優狀元”。此后,周勝馥的人生如開掛一般,先是進入美國斯坦福大學深造,并由物理學系轉到經濟學系。很快,他展現了出色的經濟頭腦,并順利拿到貝恩咨詢公司的顧問工作。

      然而有的人或許天生不安于室。在貝恩咨詢公司工作了3年時間后,周勝馥毅然辭去了光鮮亮麗的顧問工作,大膽投身在職業德州撲克手事業上,開始了長達7年的賭徒生涯。據媒體透露,周勝馥依靠出色的牌技一路乘風破浪,賺到3000多萬港元身家,并成功從賭場中回撤,轉投至香港房地產事業。

      此后不久,香港樓市價格水漲船高,周勝馥也為日后創辦貨拉拉積攢了雄厚的資金基礎。而周勝馥的眼光也一再得到資本認可。貨拉拉成立后沒多久,先后收獲了11輪機構融資,累計金額達到26.62億美元。投資方不乏高瓴資本、紅杉資本、順為資本、概念資本、老虎環球基金、騰訊、美團、中國平安等明星機構。

      截至2022年2月末,貨拉拉獲得IPO前最后一輪2.3億美元融資,投后估值已增長至130億美元。借助公司市值的快速攀升,周勝馥也順利套現回血。2021年3月-2022年12月,周勝馥先后將67.81萬股、32.82萬股、217.14萬股股份分別轉讓給光源資本、弘暉資本、騰訊,分別套現4000萬美元、2500萬美元、1億美元,累計套現金額折合人民幣超11億元。

      周勝馥通過套現大賺了一筆,然而在激烈的競爭環境下,貨拉拉依然面臨著嚴峻的增長壓力。就在公司遞交招股書前一天,貨拉拉宣布正式開啟業務第二曲線——跑腿業務,進軍即時配送領域。然而這一領域中已有美團跑腿、順豐同城、閃送等眾多成熟選手,且需要大量投入人力成本。想要搶占新的市場份額,無疑又將陷入新一輪燒錢戰爭之中。

      不僅如此,招股書中還透露了新的造車項目:公司正利用從現有車輛租售服務經營經驗開拓新商機,如電動商用車研發。對于新勢力前輩們“沒有200億不要造車”的忠告,不知道貨拉拉又聽進去了多少。

      結語:

      作為一名曾經的“職業賭徒”,周勝馥的幾次抉擇都踩上了行業風口。“只要有價值,都值得all in”是其的一貫作風,然而賭場上畢竟沒有“常勝將軍”,面對日趨激烈的賽道競爭,貨拉拉能否突出重圍,未來的形勢已經十分嚴峻。

      *聲明:新經濟觀察團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構成任何建議。原創文章未獲授權不得轉載。

             原文標題 : 貨拉拉上市,從“收割”司機開始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智慧城市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BRAZZERSHD肉感大屁股,国产亚洲精品美女久久久久久,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麦芽,FREE×性护士VIDOS欧美
      <sup id="iyrol"></sup>

    1. <ruby id="iyrol"><nav id="iyrol"></nav></ruby>
    2. <meter id="iyrol"></meter>
        <tr id="iyrol"></tr><tr id="iyrol"></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