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埃及:迷失在現代世界的文明古國 | 國家經(jīng)濟系列

導語(yǔ):《國家經(jīng)濟》是『礪石商業(yè)評論』的一個(gè)核心文章專(zhuān)欄,試圖從經(jīng)濟與人文融合的角度去解讀全球各個(gè)核心國家的最新發(fā)展,以歸納出不同國家經(jīng)濟變遷背后的底層規律。本期為讀者帶來(lái)的國家是埃及。

王劍 | 作者 礪石商業(yè)評論 | 出品

埃及,這個(gè)擁有悠久歷史和燦爛文化的國家,曾經(jīng)是世界的中心,如今卻在現代世界的地緣政治中迷失了方向。

從法老的輝煌到阿拉伯世界的佼佼者,埃及歷經(jīng)無(wú)數興衰,始終是世界關(guān)注的焦點(diǎn)。然而,現代埃及的發(fā)展卻未能延續古埃及的輝煌,反而面臨著(zhù)一系列復雜的挑戰。

不禁令人好奇:埃及,何以至此?

1

不斷被征服的古埃及歷史

從地圖上看,埃及雖然有101萬(wàn)平方千米的國土面積,實(shí)在不算小,但實(shí)際95%的國土都被沙漠所覆蓋,可耕種面積不足4%。且境內除了縱貫南北的尼羅河之外,幾乎沒(méi)有常年性的河流。

尼羅河對于埃及的重要性,可以從當地一句諺語(yǔ)看出,“尼羅河上午干涸,埃及下午就會(huì )滅亡”。

這是因為埃及是典型的熱帶沙漠氣候,蒸發(fā)旺盛,雨水稀少,生活和農業(yè)灌溉水源完全依賴(lài)尼羅河。

尼羅河的源頭位于遙遠的東非高原,每年夏季,季風(fēng)帶來(lái)的降雨為河流注入了充沛的水源,使得河流定期泛濫,形成了肥沃的沖積平原,使得河谷區和三角洲的土地極其肥沃,莊稼可以一年三熟。

歷史上游歷過(guò)埃及的希臘人曾經(jīng)羨慕地寫(xiě)道:“那里的農夫只需等河水自行泛濫出來(lái),流到田地上灌溉,灌溉后再退回河床,然后每個(gè)人把種子撒在自己的土地上,叫豬上去踏進(jìn)這些種子,以后便只是等待收獲了。”

因此,埃及歷史上一直是全世界最大的棉花、小麥、玉米等農作物的生產(chǎn)國之一。

依靠如此優(yōu)渥的自然條件,埃及才孕育出歷史悠久的古埃及文明。

古埃及文明起源于7000年前,一支撒哈拉族群為了尋找新的水源,歷盡千辛萬(wàn)苦跨越無(wú)盡的沙丘,終于發(fā)現了這片水草豐美的河谷。

定期暴漲的尼羅河不僅沒(méi)有摧毀新的文明,反而被古埃及居民逐漸掌握其泛濫規律,演繹出一套與自然和諧共存的農業(yè)系統。

他們不僅學(xué)會(huì )了利用河水的泛濫來(lái)灌溉農田,更通過(guò)種植小麥和亞麻等作物,建立了一個(gè)充滿(mǎn)活力的史前文明。

隨著(zhù)人口不斷增加,各地部落逐漸形成,并且有了自己的宗教信仰,同時(shí)還出現了最早的象形文字,古埃及文明逐漸成型。

定居于此的人們將太陽(yáng)神視為最重要的神明,因為可以主宰尼羅河水位的上漲。在這種崇拜心理下,古埃及人將自己的國王視為太陽(yáng)神的化身,并根據尼羅河上漲和泛濫的周期,將一年分為泛濫季、生長(cháng)季、收割季(類(lèi)似我們的農歷),保留至今。

到公元前4000年左右,尼羅河流域逐漸出現數十座史前城鎮,互相既有貿易往來(lái),也有戰爭中的吞并與融合,開(kāi)始有了“上埃及”和“下埃及”之分。

其中,南方河谷被稱(chēng)作“上埃及”,大致經(jīng)歷了塔斯亞巴達里文化,涅伽達一期阿姆拉特文化,涅伽達二期格爾塞文化,涅伽達三期塞梅尼文化(也稱(chēng)前王朝時(shí)期);北方三角洲則是“下埃及”,分別經(jīng)歷了法尤姆文化、邁瑞姆達文化、奧瑪瑞文化以及馬阿迪文化。

這些文化彼此交融,也互有爭斗,持續了千年。

到公元前3100年左右,“上下埃及”被法老美尼斯統一,強盛的古埃及王國(早王朝時(shí)期)就此誕生。

公元前2700年至約公元前2180年,古埃及進(jìn)入了古王朝時(shí)期,分為第三、四、五、六王朝。

被譽(yù)為“世界奇跡”的埃及金字塔出現于第三王朝時(shí)期,而在第四王朝時(shí)期,埃及開(kāi)始興起建造金字塔的熱潮,著(zhù)名的胡夫金字塔便形成于這個(gè)時(shí)期。

每座金字塔平均由230萬(wàn)塊巨石組成,每塊巨石重約2.5噸。僅胡夫金字塔修建就耗時(shí)三十多年,有10萬(wàn)人參與了修建。因此,第四王朝也被視為古埃及的“榮譽(yù)時(shí)代”。

然而,古埃及文明并非一直處于輝煌之中,伴隨時(shí)間的推移,這個(gè)文明也經(jīng)歷了分裂和內亂。

2

蘇伊士運河的前生

公元前1085-前752年,埃及又歷經(jīng)了四個(gè)王朝時(shí)期,即第二十一到二十四王朝,依然戰爭不斷,彼此間打得不亦樂(lè )乎。

直到公元前332年,亞歷山大大帝打敗波斯人之后,又率軍征服埃及,正式加冕為法老,并在此建設了亞歷山大港,就此開(kāi)創(chuàng )了古埃及的巔峰時(shí)期。

亞歷山大大帝死后,他的手下托勒密一世定都亞歷山大城,建設了當時(shí)最為宏偉的亞歷山大圖書(shū)館,讓埃及成為當時(shí)世界文化交流的中心。

托勒密家族治理的300年間,希臘人成為古埃及社會(huì )的主要群體,古埃及開(kāi)始全面希臘化,融合不同文化的埃及文明越發(fā)璀璨。

輝煌一時(shí)的古埃及文明,最終卻是在地中海的風(fēng)云變幻中悄然消亡。

公元前31年,被稱(chēng)為“埃及艷后”的克婁巴特拉七世,雖在幾位羅馬強權人物之間竭力周旋,卻還是無(wú)法避免埃及被羅馬帝國吞并。

隨著(zhù)古埃及被納入羅馬的版圖,成為帝國的埃及省,古埃及文明就此終結,流傳數千年的神王崇拜也逐漸被基督教文明和伊斯蘭文明所取代。接踵而來(lái)的外來(lái)族群入侵和內部的權力斗爭,使得古埃及再也無(wú)法恢復往日的輝煌。

公元4-7世紀,埃及并入東羅馬帝國,之后又被波斯薩珊王朝占據。

7世紀中期,阿拉伯人發(fā)動(dòng)戰爭,埃及又被阿拉伯帝國占領(lǐng),期間先后出現了法蒂瑪王朝和阿尤布王朝。

12世紀中葉,埃及又被阿拉伯人建立的馬木魯克王朝統治,度過(guò)了二百多年的和平時(shí)光。

15世紀早期,奧斯曼帝國的崛起,埃及再次被攻占,淪為奧斯曼帝國的一個(gè)省。

16世紀,拿破侖入侵埃及,納為法國殖民地,并將這里的藝術(shù)品和知識帶回法國,激發(fā)了全歐洲對埃及文明的興趣,推動(dòng)這個(gè)古老國家開(kāi)始緩緩步入現代化之路。

隨后,崛起的奧斯曼帝國攻入埃及,將此地變成帝國的一個(gè)行省。

19世紀初,埃及人在自立為王的奧斯曼總督穆罕默德·阿里領(lǐng)導下,從奧斯曼帝國中獨立出來(lái),可隨即又被英國占領(lǐng)……

毫不客氣地說(shuō),千年以來(lái)的埃及文明就像一部文化更替史,面對外族入侵,始終是不斷被征服和同化的過(guò)程。

關(guān)鍵性原因還是埃及地理位置實(shí)在太特殊了,地處亞洲、非洲、歐洲三大文明交界處,串聯(lián)著(zhù)亞非的陸地交通。不僅如此,埃及還瀕臨地中海、紅海兩大海域,通過(guò)地中?梢酝ㄍ笪餮,通過(guò)紅?梢酝ㄍ《妊。

可以說(shuō),正因扼守東西方交通要道特殊地理位置,才讓埃及“懷璧其罪”,不斷被各種勢力覬覦和侵略。

提到埃及的歷史,就不能不提到蘇伊士運河。

可以說(shuō),埃及文明的富庶和衰敗,都與這條命運多舛的運河有著(zhù)密切關(guān)系。

用我們習慣的話(huà)語(yǔ)來(lái)說(shuō),可謂是“一部蘇伊士運河史,半部埃及傷心史”。

蘇伊士運河的歷史,據說(shuō)可以追溯到四千多年前的古埃及第十二王朝時(shí)期。

當時(shí)的法老辛努塞爾特三世,為進(jìn)行海外貿易,下令挖掘一條貫通“東西方向”的運河,連接紅海與尼羅河,這便是最早的蘇伊士運河。

“蘇伊士”一詞,就是根據“辛努塞爾特”之名轉化而來(lái)。

隨著(zhù)時(shí)間流逝,古埃及走向沒(méi)落,古運河年久失修,導致河道淤塞,最終被荒廢,無(wú)法再使用。

這一荒廢就是數千年,直到公元前600年的古埃及第二十六王朝時(shí)期,法老尼克二世下令重新清理運河,可工程尚未結束,他就去世了,運河再度荒廢。

運河再次清理已是百年之后,公元前500年,波斯王大流士一世率領(lǐng)波斯占領(lǐng)埃及,為了開(kāi)展貿易,下令清理并恢復了運河。

大流士之后,埃及先后屬于不同的王朝——托勒密王朝、羅馬帝國、阿拉伯帝國等。

埃及時(shí)而戰亂,時(shí)而穩定,時(shí)而獨立,時(shí)而被占,運河也如同埃及的命運一般,時(shí)而荒廢,時(shí)而重建,時(shí)而繁榮……

直到公元8世紀左右,統治埃及的阿拉伯帝國宣布徹底廢棄這條茍延殘喘千余年的古運河。

這條運河再次被人們所想起,已是近代。

3

蘇伊士運河的今世

1854年,法國蠶食北美的殖民地后,開(kāi)始關(guān)注已擁有的非洲殖民地,希望將其變成本國擴張全球的后勤補給基地。

這樣,法國就急需一條可以連通歐洲和非洲的海路通道,盯上了荒廢已久的埃及古運河。

彼時(shí),埃及處于奧斯曼帝國的統治之下,法國在得到其允許后,組建了蘇伊士運河公司,重新挖掘運河。

奧斯曼殖民當局強征埃及當地貧民穿越沙漠挖掘運河,工程耗時(shí)近11年,最終以犧牲12萬(wàn)民工、消耗1860萬(wàn)鎊的代價(jià),于1869年11月17日通航,這一天也成為蘇伊士運河的紀念日。

蘇伊士運河落成后,全長(cháng)195千米、寬280-365米、深16.16米、復線(xiàn)68千米,兩端分別連接北部地中海畔的塞得港和南部紅海邊的蘇伊士城。

自此,蘇伊士運河經(jīng)紅海至地中海到歐洲,比從非洲南部的好望角繞行,至少節省了上萬(wàn)公里的航程,可見(jiàn)其巨大的經(jīng)濟價(jià)值。時(shí)至今日,蘇伊士運河已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航道之一,通航率占到世界航運貿易的14%。

按照合約,最初主持修建運河的蘇伊士運河公司,擁有99年的運營(yíng)權。

這意味著(zhù),運河開(kāi)通后的利潤屬于法國和奧斯曼帝國下屬的埃及總督,跟埃及沒(méi)有什么關(guān)系。

如此巨大的財富價(jià)值和重要的交通樞紐,又怎么會(huì )少得了嗅覺(jué)靈敏的英國。

1874年,英國政府利用政治和經(jīng)濟手段,收購了蘇伊士運河公司的部分股份,從而加入了分蛋糕的隊伍。

隨著(zhù)英法等資本不斷滲透,列強環(huán)伺的埃及經(jīng)濟陷入崩潰。

1876年,英法兩國趁火打劫,以提供貸款為誘餌,與埃及簽訂了大量不平等條約,埃及被英法兩國所控制,蘇伊士運河也自此成為英法共管的“私有財產(chǎn)”。

不甘被英法控制的埃及人隨后爆發(fā)多次起義,甚至成立了新的政府,但很快就被英國殖民者撲滅,全面把控埃及政治、經(jīng)濟的大權。

1919年,一戰結束后,英國將埃及納入“托管”,數萬(wàn)埃及人開(kāi)始爆發(fā)抗議,卻遭到英國統治者和埃及當局的血腥鎮壓。

此時(shí),殖民政府官員薩阿德·扎格魯爾率領(lǐng)埃及人代表團,前往英國本土,期望通過(guò)三寸不爛之舌討來(lái)獨立。

代表團在埃語(yǔ)中諧音“華夫脫”,該談判之旅因此也被稱(chēng)為“華夫脫運動(dòng)”,并催生出至今活躍在埃及政壇的一支政黨——華夫脫黨。

雖然這次發(fā)出的埃及獨立呼聲,不出意外地被英國掐滅,卻使得埃及國內反英浪潮迭起,令英國殖民者膽戰心驚。

1922年,迫于壓力的英國人形式上承認埃及獨立。

1923年,埃及制定憲法,宣布埃及為君主立憲制國家,設立議會(huì ),華夫脫黨獲90%議席,扎格魯爾做了首相。

不過(guò),英國人雖然同意埃及獨立,卻堅持要保證英國在蘇伊士運河的權益,并強行保留了駐軍權。

兩年后,由于駐埃英軍總司令遇刺而亡,英國借此強行解散埃及議會(huì ),廢除1923年憲法,重掌埃及大權。

英國人始終希望控制蘇伊士運河,不僅僅是其地理位置重要,關(guān)鍵這是一棵實(shí)實(shí)在在的“搖錢(qián)樹(shù)”。

一組來(lái)自法國公布的數據可以證明其利潤之大:1870年到1930年的60年間,蘇伊士運河純利高達35億法郎,幾乎與當時(shí)法國每年的總收入相當。

與之相對的是作為運河所在地的埃及,卻獲利甚微,得到的利潤不足10%。

不難想象,守著(zhù)如此令人垂涎的“聚寶盆”,英國人怎么舍得拱手相讓。

面對兇狠的殖民者,埃及人也越來(lái)越明白:對付豺狼,唯有獵槍。

4

埃及走出的“非洲雄獅”——納賽爾

1927年,扎格魯爾含恨謝世,無(wú)數悲痛的埃及人,涌上開(kāi)羅街頭參加葬禮。

當時(shí)的人群中,有個(gè)9歲的男孩,親眼目睹了像潮水一般的人流,腦海中開(kāi)始有了強烈的反英意識。

他叫賈邁勒·阿卜杜爾·納賽爾,一個(gè)來(lái)自埃及貧民家庭的孩子。

因為深受反英情緒的影響,青年時(shí)期的納賽爾不僅積極參與反英游行,還在軍事學(xué)院學(xué)習期間,組建了秘密的反英團體。

1948年,因其在中東戰亂期間表現出色,他獲得了“法盧賈之虎”的稱(chēng)號,軍銜一路榮升為上校。

可惜由于第一次中東戰爭中,埃及慘敗,納賽爾從中看出只會(huì )迎合英國人的法魯克王朝政府腐朽無(wú)能,產(chǎn)生了強烈的厭惡,決定要用武力推翻法魯克王朝,改變埃及現狀。

1952年,納賽爾精心策劃的軍事政變成功,推翻了法魯克王朝,結束了埃及的君主制,建立了共和國。

雖然埃及的政治變化再次遭到英國人的抵制,可納賽爾背后卻有蘇聯(lián)的支持,大國博弈下的埃及最終獲得了獨立。

從此,古老的埃及才從兩千余年的戰火和支配中站起來(lái),獲得真正的獨立自主。

納賽爾隨后開(kāi)展的土地改革、驅逐英國軍隊、廢除憲法和解散政黨等一系列行動(dòng),也得到了埃及民眾的強烈支持。

不過(guò),此時(shí)的納賽爾還有一個(gè)強大的競爭對手,由臨時(shí)總統納布吉帶領(lǐng)的穆斯林兄弟會(huì )勢力龐大,與其在政治上有著(zhù)較大的分歧。

為了支持納布吉當選,穆斯林兄弟會(huì )選擇刺殺納賽爾。幸好納賽爾早有防備,并抓準這個(gè)時(shí)機,一舉清掃了穆斯林兄弟會(huì )勢力,順利當選埃及總統。

為了鞏固政權,納賽爾將曾經(jīng)分散的權力收回中央政府,并實(shí)行企業(yè)國有化,繼續推行土地改革等政策,使得埃及煥然一新。

大權在握的納賽爾也意識到,想要徹底解決埃及的各項危機,強化自己的地位,首先要收復蘇伊士運河。

1956年,經(jīng)過(guò)與英國的艱苦談判,埃及宣布將蘇伊士運河收歸國有。

不過(guò),英國很快就反悔,聯(lián)合法國和以色列,浩浩蕩蕩直撲埃及而來(lái)。

面對三國聯(lián)軍的壓力,埃及軍隊堅守蘇伊士運河死戰不退,但局勢越來(lái)越不利。

緊急關(guān)頭,埃及得到了美蘇的支持。

沒(méi)辦法,蘇伊士運河太重要了,美蘇兩國一直不滿(mǎn)英國獨霸,聯(lián)手警告英法,如果不停止對埃及的進(jìn)攻,將會(huì )對埃及進(jìn)行“必要”的軍事援助。

面對兩個(gè)超級大國的威脅,英法兩國最終妥協(xié),將蘇伊士運河歸還給了埃及。

雖然納賽爾帶領(lǐng)的埃及沒(méi)有取得真正的勝利,卻奇跡般地拿回了運河的掌控權,這足以讓他受到埃及人民的熱愛(ài),使他成為阿拉伯世界的傳奇。

這場(chǎng)牽動(dòng)全世界的爭奪蘇伊士運河事件,也激發(fā)了納賽爾聯(lián)合阿拉伯世界聯(lián)盟,成為其霸主的野心。

不久,在敘利亞提議下,埃及與敘利亞組建了一個(gè)新的國家——阿拉伯聯(lián)合共和國。

納賽爾懷著(zhù)滿(mǎn)腔熱情,希望通過(guò)推行阿拉伯民族主義,整合內部各派勢力加速阿拉伯世界的團結和反抗帝國主義的斗爭。

可惜他的很多想法并未考慮到許多國家的國情,尤其是最早加盟的敘利亞,過(guò)于簡(jiǎn)單粗暴的管理方式導致敘利亞民眾嚴重不滿(mǎn),最終與其分道揚鑣,宣布獨立。

在干涉也門(mén)內戰時(shí),納賽爾支持推翻影響阿拉伯主義的封建勢力,但由于未能平衡好各派關(guān)系,使得也門(mén)內戰升級,納賽爾又無(wú)法收場(chǎng),從而給埃及聲譽(yù)帶來(lái)了巨大損害。

納賽爾一連串的政治鼓動(dòng),更招致約旦和沙特王室的警惕,害怕這股革命烈火燒到自己頭上,在隨后的第三次中東戰爭中按兵不動(dòng),最終導致了阿拉伯聯(lián)軍的徹底失敗。

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開(kāi)啟,以色列在短短的“六日戰爭”中,讓埃及等阿拉伯國家軍隊潰不成軍。

此事不僅讓納賽爾的阿拉伯聯(lián)盟破滅,也標志著(zhù)他向往的阿拉伯主義徹底失敗。

為了承擔戰爭失敗的責任,納賽爾不得不辭去總統的職位,黯然下臺。盡管后來(lái)他又在人民的請愿下恢復了職位,但政治生涯也自此開(kāi)始走下坡路。

1970年9月28日,納賽爾因心臟病去世。在其葬禮上,有一百多個(gè)國家代表團和500萬(wàn)群眾為他哀悼。

納賽爾的一生,雖然參與的多數戰爭沒(méi)有勝利,但他在埃及和阿拉伯世界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他的政策和改革,無(wú)論是成功的還是失敗的,都深刻地影響了埃及的現代化進(jìn)程和中東地區的政治格局。

5

現實(shí)的經(jīng)濟困境與國際影響

納賽爾的離去不僅標志著(zhù)阿拉伯民族主義的終結,也使得中東局勢在列強操縱下變得越來(lái)越糟糕。

埃及政治和經(jīng)濟同樣遭受重創(chuàng ),開(kāi)始暴露出一系列問(wèn)題。

獨立之后,納賽爾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以推動(dòng)經(jīng)濟發(fā)展,如通過(guò)實(shí)施土地改革,旨在減少大地主的權利,提高農民待遇,修建阿斯旺大壩等水利設施,有效提升了埃及的農業(yè)生產(chǎn)效率。

同時(shí),納賽爾政府還不斷推動(dòng)工業(yè)國有化,建立了一批國有企業(yè),以促進(jìn)工業(yè)化和減少對外國資本的依賴(lài)。埃及也因收回蘇伊士運河,帶來(lái)每年上百億美元的穩定收入,一度成為阿拉伯世界經(jīng)濟振興的“優(yōu)異生”。

但是隨著(zhù)納賽爾離世,埃及影響力的削弱,國內經(jīng)濟面臨了一系列深層次的問(wèn)題和困境,其中既有結構性的,也有周期性的,影響了埃及經(jīng)濟的穩定與發(fā)展。

首先是埃及經(jīng)濟過(guò)度依賴(lài)農業(yè)和運河收入,使得國內經(jīng)濟極易受到國際市場(chǎng)價(jià)格波動(dòng)和自然災害的影響。然而,農業(yè)生產(chǎn)易受氣候條件、灌溉水源和土壤肥力等自然因素影響,同時(shí)棉花、小麥等價(jià)格也很容易受到國際價(jià)格影響,造成農民收入和國家出口受損。

同時(shí),蘇伊士運河作為全球航運的重要通道,雖然為埃及帶來(lái)了巨額收入,但隨著(zhù)全球貿易波動(dòng)、航運技術(shù)進(jìn)步以及地區安全局勢等影響,也對其收入產(chǎn)生了不利影響。

其次是埃及經(jīng)濟在納賽爾時(shí)期開(kāi)始的國有化進(jìn)程中,形成了大量低效率的國有企業(yè)?蛇@些企業(yè)由于缺乏競爭力,依賴(lài)政府補貼,逐漸成為巨大的財政負擔。與此同時(shí),埃及長(cháng)期的國有化政策也抑制了私營(yíng)部門(mén)的發(fā)展,直接影響了本國經(jīng)濟的活力和創(chuàng )新能力。

對埃及經(jīng)濟更為不利的是,納賽爾去世后埃及出現的政治動(dòng)蕩,尤其是在各種利益集團的把控下,始終未能從中東地區混亂的泥淖中跳出,反而越陷越深,嚴重影響了投資者信心,使得大量外資始終不敢涉足埃及。

對于埃及來(lái)說(shuō),與以色列關(guān)系緊張也是迫于無(wú)奈的選擇。

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大敗后,為彌補戰爭中受害的阿拉伯國家,沙特主動(dòng)提出每年捐助5000萬(wàn)英鎊,同時(shí)提議科威特捐6000萬(wàn)英鎊,利比亞捐3000萬(wàn)英鎊……

從這之后,埃及每年都能收到約1億英鎊捐助(算起來(lái),這比埃及在戰爭中的損失還多出10%)。

雖然納賽爾政府當時(shí)并未同意接受援助,但這筆錢(qián)還是“硬塞”進(jìn)了埃及政府懷里。

隨著(zhù)這樣的經(jīng)濟援助逐漸成為慣例,“拿人手軟”的埃及自此成為阿拉伯世界與以色列對抗的“馬前卒”,背后永遠是搖旗吶喊的中東石油國。

對于埃及來(lái)說(shuō),這也意味著(zhù)世界對埃及的關(guān)注,不再聚焦于蘇伊士運河,直接化身為阿拉伯世界的“代理人”角色。

幸好納賽爾去世后,薩達特上臺,實(shí)施了一系列務(wù)實(shí)的政策和改革,讓埃及的政治和經(jīng)濟有了起色。

6

埃及經(jīng)濟的發(fā)展困境

薩達特最初是納賽爾領(lǐng)導的埃及自由軍官組織成員,因為參與推翻法魯克王朝,從一名普通軍官一躍成了執政的“革命委員會(huì )”成員,并得到納賽爾的信任。

薩達特接任埃及總統后,通過(guò)第四次中東戰爭,取得了一定勝利,打破了以色列自吹自擂所謂“不可戰勝”的神話(huà),從而在阿拉伯世界獲得了聲譽(yù),逐漸站穩腳跟。

但也是因為看到戰爭始終不能解決中東問(wèn)題,逐漸轉向以和平方式解決沖突的政策。

為了緩解與以色列多年來(lái)的戰爭局面,薩達特先是與以色列簽署了《戴維營(yíng)協(xié)議》,緊接著(zhù)又通過(guò)簽署《以埃和平條約》,結束了兩國長(cháng)期的敵對狀態(tài),不僅為埃及贏(yíng)得了國際社會(huì )的廣泛贊譽(yù),也為埃及帶來(lái)更多的經(jīng)濟援助和投資。

為了增加外國投資者的信心,薩達特推動(dòng)經(jīng)濟自由化政策,開(kāi)放了市場(chǎng),鼓勵私人投資和外國直接投資,同時(shí)允許私營(yíng)部門(mén)在經(jīng)濟中發(fā)揮更大的作用,這些改革不僅促進(jìn)了埃及的增長(cháng)和多元化,更令其在制造業(yè)和服務(wù)業(yè)領(lǐng)域都有了質(zhì)的飛躍。

面對埃及遲滯不前的基礎設施,薩達特政府還在教育、衛生和住房等領(lǐng)域投入了巨額資金,以改善民眾的生活環(huán)境,并在政治上,推動(dòng)了文化和宗教自由,讓更多年輕人可以表達自己的想法。

薩達特的這些政策和改革雖然并不徹底,甚至保持了一定程度的權威主義,但客觀(guān)上還是對埃及產(chǎn)生了積極的影響,促進(jìn)了經(jīng)濟增長(cháng),改善了與鄰國的關(guān)系,并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民眾的生活水平,為埃及的現代化和國際地位的提升奠定了基礎。

可無(wú)論是納賽爾,還是薩達特以及隨后的穆巴拉克等埃及政府,始終沒(méi)能解決埃及最要命的資源短缺與人口暴增問(wèn)題。

獨立之后的埃及,為了發(fā)展經(jīng)濟,選擇了工業(yè)建國,建設了阿斯旺大壩等一系列水利設施。

這些水利設施確實(shí)有著(zhù)較高的工業(yè)價(jià)值,但擾亂了自然環(huán)境,妨礙了尼羅河的泛濫,導致土壤肥力迅速下降。

埃及的農業(yè)生產(chǎn)能力急轉直下,有數據顯示,埃及目前耕地數量只有6000萬(wàn)畝,糧食年產(chǎn)量不足300萬(wàn)噸。

可埃及每年的糧食需求,是1500萬(wàn)噸……

埃及立即面臨一個(gè)前所未有的危機:明明是產(chǎn)糧大國,可糧食不夠吃,得源源不斷地拿外匯購買(mǎi)。

既然重點(diǎn)發(fā)展工業(yè),那埃及的工業(yè)水平如何呢?

這里又不得不提到貫穿整個(gè)埃及歷史的財閥集團。

埃及財閥集團其實(shí)來(lái)自早期的權貴家族和政治勢力,他們控制著(zhù)國家的重要經(jīng)濟部門(mén)和資源,如工業(yè)、農業(yè)、金融和媒體等。

納賽爾在世時(shí)學(xué)習社會(huì )主義國家的“五年計劃時(shí)期”,依靠自身威望,通過(guò)一系列國有化政策,將一些關(guān)鍵行業(yè)置于國家管理之下,削弱了財閥的權力,才使得埃及工業(yè)以10%的驚人速度高速增長(cháng)。

可納賽爾離世后,即便同為強人的薩達特也無(wú)力控制國內各類(lèi)財閥勢力,到穆巴拉克時(shí)代,埃及的財閥勢力反而借助經(jīng)濟自由化政策為私營(yíng)經(jīng)濟提供發(fā)展空間,再次從中攫取了大量財富。

客觀(guān)上說(shuō),埃及的財閥集團也不全是壞人。

一方面,他們通過(guò)投資和創(chuàng )造就業(yè)機會(huì )促進(jìn)了經(jīng)濟增長(cháng);但另一方面,他們的權力和影響力導致資源分配的不公,限制了中小型企業(yè)的發(fā)展,更帶來(lái)無(wú)法避免的政治腐敗。

雖然各個(gè)時(shí)期的埃及政府,都對財閥集團進(jìn)行過(guò)限制和打擊,但想徹底根除卻無(wú)能為力。

正是在無(wú)孔不入的財閥勢力影響下,埃及從經(jīng)濟到政治,幾乎方方面面都被其控制,工業(yè)化進(jìn)程極為緩慢,成熟的工業(yè)體系始終沒(méi)能建立起來(lái)。

7

被人口問(wèn)題“鎖死”的埃及經(jīng)濟

工業(yè)和農業(yè)的困局只是埃及發(fā)展階段的不同體現,可埃及真正的問(wèn)題是無(wú)解的人口數量。

其中不乏宗教信仰背景,埃及的主流宗教是伊斯蘭教,多生孩子是最重要的教義之一。不過(guò),早年的埃及因為人多地少,加上戰火不斷,人口增長(cháng)并不顯著(zhù)。

可獨立后的埃及迎來(lái)久違的和平,人口直接飆升。

為了緩解人口猛增給開(kāi)羅帶來(lái)的發(fā)展壓力,早在1976年,薩達特就開(kāi)始以美國的“衛星城”為模板,推出沙漠新城計劃,陸續搞了如齋月十日城、薩達特城等十幾個(gè)“衛星城”,然而并沒(méi)有取得什么顯著(zhù)成果。

埃及總統穆巴拉克在任期間(曾在位30年,1981年到2011年)也同樣嚴控人口增長(cháng),但收效甚微。

隨后接任的穆斯林兄弟會(huì )徹底放棄人口控制,埃及人口在這個(gè)階段再次暴增。

2014年就任的總統塞西(連任至今)上臺后,曾發(fā)起了一項名為“兩個(gè)就夠”的運動(dòng),呼吁埃及民眾少生孩子,從實(shí)際結果來(lái)看,也不是很樂(lè )觀(guān)。

要知道上世紀的埃及總人口才不過(guò)三千萬(wàn),可眼下的埃及總人口已達1.1億,是非洲人口最多的國家之一。

尤其是近十年,埃及人口增加了3000萬(wàn),暴增了40%,至今依然保持近2%的人口增長(cháng)率。

其中大部分都生活在僅占全國面積4%的尼羅河沿岸,大開(kāi)羅市區目前的人口超過(guò)2200萬(wàn),已經(jīng)嚴重超過(guò)了適宜居住的警戒線(xiàn)800萬(wàn)人口。

這使得埃及有些無(wú)奈,自己明明是與尼日利亞、南非的“經(jīng)濟三強”之一,可實(shí)際人均GDP卻受人口拖累為世界倒數。

2023年,埃及GDP總量達到4950億美元,位列全球第41名。但被上億人口平均后,人均GDP只有4100美元,位列全球第121名,已經(jīng)是倒數行列。

尷尬的是,埃及的人口結構還相對年輕。根據2022年人口數據,51.2%的人口年齡在25歲以下,只有4.3%的人口年齡大于65歲,這意味著(zhù)未來(lái)的出生率只會(huì )高不會(huì )低。

擁有這么多人口,埃及卻并沒(méi)有享受到絲毫的“人口紅利”。

簡(jiǎn)單說(shuō),由于埃及的農業(yè)耕地面積不足,工業(yè)化又沒(méi)有成規模,國家根本無(wú)法為民眾提供足夠的工作崗位,失業(yè)率常年維持在15%-18%。

同時(shí),因為埃及產(chǎn)業(yè)結構相對落后,中高端就業(yè)機會(huì )很少,學(xué)歷越高的群體失業(yè)率反而越高,大學(xué)畢業(yè)生的失業(yè)率遠大于小學(xué)畢業(yè)生。

底層的埃及人就更別提了,許多人從出生那天開(kāi)始,就注定一輩子只能住在骯臟擁擠的城中村或農村,毫無(wú)出頭之日。

生育率與失業(yè)率居高不下,農業(yè)生產(chǎn)跟不上,最可怕的結果就是糧食供應不足。

幸好,為了不讓饑餓蔓延,埃及政府有一項著(zhù)名的“大餅計劃”(也就是馕,埃及主食),每天為普通老百姓提供廉價(jià)大餅。

這是自穆巴拉克上臺后,埃及政府推出并執行至今的福利政策。

政策規定,只要是埃及人,每人每天可以購買(mǎi)補貼后的5個(gè)大餅。每張補貼大餅的價(jià)格也不貴,只有0.05埃及鎊,折合人民幣2分錢(qián)……

根據埃及政府公布的信息,大餅成本為1.6375埃及鎊(約為0.25元人民幣),但補貼的部分超過(guò)了90%。

算算可能不多,但考慮人口基數和每日補貼,埃及政府40年來(lái),確實(shí)在此補貼上花費了不少錢(qián)。

還有錢(qián)能買(mǎi)到糧食,已是埃及政府的幸運。

問(wèn)題是,近年來(lái)發(fā)生的一系列國際政治和經(jīng)濟動(dòng)蕩,埃及既買(mǎi)不到糧食,也沒(méi)錢(qián)了。

8

經(jīng)濟逐漸被蠶食的埃及

埃及早年進(jìn)口糧食主要為小麥,對外依賴(lài)度超過(guò)60%,其中50%的小麥需求依賴(lài)于俄羅斯,30%依賴(lài)于烏克蘭。

但隨著(zhù)疫情和俄烏戰爭爆發(fā),烏克蘭首先取消出口小麥,轉為國內儲備,俄羅斯也隨即由于為應對歐盟的反制裁措施,限制了糧食出口,這對埃及來(lái)說(shuō)無(wú)疑是災難性打擊。

更令埃及“心塞”的是,2023年9月,埃及迫于政治形勢,被迫取消了與俄羅斯的小麥進(jìn)口合同,使得國內糧食危機進(jìn)一步加劇。

消息傳出后,埃及國內立即陷入糧食危機,惡性通貨膨脹飆升,食品通脹一度高達73.6%。

與此同時(shí),埃及的鄰國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爆發(fā)的沖突,以及胡塞武裝在也門(mén)的行動(dòng),導致紅海通向亞丁灣的出入口被封鎖,這對依賴(lài)蘇伊士運河和紅海航運的埃及經(jīng)濟來(lái)說(shuō),無(wú)疑是雪上加霜。

由于紅海危機的影響,通過(guò)運河的船只數量大幅減少,通行費收入下降了40%,使得一直仰仗蘇伊士運河作為其經(jīng)濟命脈的埃及再度收入銳減。

更令埃及政府頭疼的,還有長(cháng)期以來(lái)的財政赤字問(wèn)題。

工業(yè)化失敗是埃及政府一切災難的源頭,因為長(cháng)期補貼越來(lái)越多的民眾,埃及政府一直入不敷出,至今還背負著(zhù)高達1897億美元的外債,可財政收入卻早已捉襟見(jiàn)肘。

2024-2026年,埃及政府必須償還的額度為756億美元,僅今年即將到期償付的外債便達到422.6億美元。而2023年,埃及政府的總收入是2.1萬(wàn)億埃及鎊,折合不到400億美元。

顯然,這樣的財政狀況下,埃及政府維持基本運轉,支付公務(wù)員工資以及繼續補貼平民都成為了巨大的挑戰。

因此,2023年10月,評級機構穆迪已將埃及的主權信用評級下調至“垃圾級”。

埃及政府還碰到一件“倒霉事”,去年開(kāi)始的美元加息,吸引大量美元回流。本來(lái)政府外匯儲備就有限,結果又碰到美元不斷外流,直接導致外匯枯竭。

眼見(jiàn)經(jīng)濟局勢惡化,埃及政府也豁出去了,也選擇瘋狂加息,直接將利率調整到28%。

也就是說(shuō),把100塊錢(qián)存在銀行里,就有28塊錢(qián)的利息……

懂點(diǎn)經(jīng)濟的人知道,埃及政府眼下的舉動(dòng),是試圖通過(guò)提高存款利息來(lái)吸引資金流入,可這不僅對商業(yè)活動(dòng)產(chǎn)生毀滅性打擊,更會(huì )招致國內嚴重的經(jīng)濟混亂。

恰好此時(shí),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主動(dòng)找上門(mén),同意借給埃及政府30億美元,條件是埃及必須允許匯率自由波動(dòng)。

埃及很清楚,IMF背后的資本正蠢蠢欲動(dòng),準備進(jìn)場(chǎng)收割埃及的國有資產(chǎn),重演當年他們在韓國上演的那幕。

1997年末,走投無(wú)路的韓國被迫向IMF低頭服軟,拿到了解困的550億美元。但相應的,韓國也被迫接受了IMF提出的7條不平等條約。

其中最令韓國政府不滿(mǎn)的便是“開(kāi)放韓國市場(chǎng),允許外資以任何形式和理由并購韓國企業(yè)”。

這意味著(zhù),韓國政府失去了對本國企業(yè)的管控權,可又能怎么辦呢?

隨著(zhù)條約的簽訂,大量外來(lái)資本如潮水般涌入韓國,逐漸控制了韓國大量核心企業(yè)的經(jīng)濟命脈。包括韓國最引以為豪的三星集團,大部分股份也被華爾街巨頭掌控。

道理都懂,可絕望中的埃及實(shí)在熬不住了,最終還是同意了IMF的條件,以46個(gè)月內獲得IMF 30億美元的低價(jià),把自己打包賣(mài)了。

很快,國際市場(chǎng)不出意料地作出了反應,埃及匯率突然暴跌40%,相當于每100埃鎊從人民幣23元斷崖跌至15元,創(chuàng )下歷史新低。

這意味著(zhù)埃鎊匯率每貶值10%,被海外資本覬覦的埃及境內的資產(chǎn)就便宜10%,購買(mǎi)后的收益就多10%。

為了民生,埃及政府還不得不去控制國內的高通脹,國內的通脹每降低10%,國內的資產(chǎn)也就便宜10%,對應美元資本收購后的收益又增加了10%……一來(lái)一回,后續入場(chǎng)的美元資本收益就高達20%。

換句話(huà)說(shuō),在這樣的情況下,埃及的優(yōu)質(zhì)國有資產(chǎn),包括蘇伊士運河的股份,可能會(huì )再次落入外國投資者手中。

糧食危機、收入銳減、外債壓力和政治不穩定等一系列問(wèn)題,使得眼下的埃及面臨前所未有的經(jīng)濟挑戰。

可怕的是,這場(chǎng)噩夢(mèng)還只是剛剛開(kāi)始……

或許,正如埃及經(jīng)濟學(xué)家薩米爾·阿明在自己的“世界體系”理論中所說(shuō):

不同國家早就被分成三六九等,很多貧窮都是結構性貧窮,弱國無(wú)外交,窮國無(wú)市場(chǎng),在全球市場(chǎng)里,弱者沒(méi)有正義,窮國根本沒(méi)有議價(jià)權。

這一切,令人既熟悉又無(wú)奈。

byOFweek

       原文標題 : 埃及:迷失在現代世界的文明古國 | 國家經(jīng)濟系列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xiě),觀(guān)點(diǎn)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chǎng)。如有侵權或其他問(wèn)題,請聯(lián)系舉報。

發(fā)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cháng)度6~500個(gè)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guò)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wú)評論

暫無(wú)評論

智慧城市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lián)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wǎng)安備 4403050200275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