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資本嚴冬里,捷氫科技能否等來(lái)燃料電池的春天?

2024-03-14 16:49
趕碳號
關(guān)注

2024年開(kāi)年以來(lái),已有65家企業(yè)終止IPO申請。氫能企業(yè)捷氫科技自2022年6月28日提交IPO申請至今,等待已有20個(gè)月。在2023年12月28日,氫能企業(yè)捷氫科技更新了IPO材料,堅定在科創(chuàng )板上市計劃不變。

在此期間,國鴻氫能在港股上市,重塑科技也在香港遞表,治臻股份、國富氫能則終止了A股IPO計劃。

在遞表后的20個(gè)月里,監管層問(wèn)詢(xún)函和媒體公眾的質(zhì)疑,都圍繞著(zhù)捷氫科技經(jīng)營(yíng)的可持續性、穩定性。其中,不少問(wèn)題都是當下氫能企業(yè)遇到的普遍問(wèn)題。

和同行重塑科技、治臻股份、國富氫能們相比,捷氫科技最大的優(yōu)勢就在于,有足夠粗的大腿可以抱——上汽集團全力支持公司業(yè)務(wù)發(fā)展,F在,捷氫科技最大的不確定性反而也在于上汽集團這個(gè)路徑依賴(lài)。上汽會(huì )不會(huì )一如既往地支持捷氫,一直推動(dòng)其迎來(lái)氫能商業(yè)模式的成熟,從而在市場(chǎng)上賺錢(qián)養活自己。

來(lái)源:捷氫科技官網(wǎng)

公開(kāi)資料顯示,上海捷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jiǎn)稱(chēng)“捷氫科技”)成立于2018年,以“氫能驅動(dòng)世界,捷氫引領(lǐng)未來(lái)”為企業(yè)愿景,以加快燃料電池產(chǎn)業(yè)化為己任。捷氫科技目前已建成膜電極、燃料電池電堆、燃料電池系統、整車(chē)動(dòng)力系統集成與適配開(kāi)發(fā)在內的縱向一體化自主研發(fā)和規;a(chǎn)能力,推出車(chē)規級、高性能、高可靠、強環(huán)境適應性產(chǎn)品,功率覆蓋1.5kW-260kW,滿(mǎn)足不同區域、不同場(chǎng)景、不同客戶(hù)的多元化需求。

在應用端,捷氫科技堅持“商乘并舉”終端應用策略,產(chǎn)品廣泛應用于乘用車(chē)、城市公交、團體客車(chē)、輕卡、中重型卡車(chē)等多種車(chē)型,在上海、北京、廣東、江蘇、內蒙古、陜西等15省21市開(kāi)展商業(yè)化推廣,同時(shí)積極探索輕型載具、工程機械、叉車(chē)、機場(chǎng)行李拖車(chē)及分布式發(fā)電等多元化應用。

01

路徑依賴(lài):來(lái)自上汽的全力支持

來(lái)源:捷氫科技官網(wǎng)

捷氫科技專(zhuān)注于燃料電池電堆、系統及核心零部件的研發(fā)、設計、制造、銷(xiāo)售。其核心產(chǎn)品就是電堆,是電化學(xué)反應發(fā)生的場(chǎng)所。電堆也可以理解為“氫燃料電池發(fā)動(dòng)機”,是氫燃料交通工具的核心零部件。

以上汽為代表的整車(chē)廠(chǎng)是捷氫科技主要客戶(hù)、終端客戶(hù)。

捷氫科技申報IPO材料后,多家媒體關(guān)注到捷氫科技與上汽集團之間的關(guān)聯(lián),交易所就此也反復問(wèn)詢(xún)。

其實(shí),捷氫科技本身就是上汽集團分拆上市,若和上汽的關(guān)系不密切,反而不正常。

捷氫科技披露,在報告期內有126名來(lái)自上汽集團及其關(guān)聯(lián)企業(yè)研發(fā)人員兼職。公司在問(wèn)詢(xún)函回復中補充稱(chēng):“2019年至2023年6月末 ,公司當期入職的研發(fā)人員合計為158人;當期入職且當期期末仍在職的研發(fā)人員合計為150人,其中,來(lái)自上汽集團及其關(guān)聯(lián)企業(yè)且當期期末仍在職的研發(fā)人員合計為72人!

截至2023年6月30日 ,上汽集團董事、高級管理人員及其關(guān)聯(lián)方(不包括上汽集團及其控股股東、控股子公司)間接持有捷氫科技約 0.0056% 股份,合計持股未超過(guò)10%——這符合《分拆規則》的相關(guān)規定。

捷氫科技和上汽的關(guān)聯(lián)交易是監管層關(guān)注的重點(diǎn)。說(shuō)實(shí)話(huà),能提供“交聯(lián)交易”,恰恰是產(chǎn)業(yè)資本的優(yōu)勢?苿(chuàng )型企業(yè)青睞產(chǎn)業(yè)資本,期待產(chǎn)業(yè)資本投資入股,并不僅是看重“錢(qián)”,更看重產(chǎn)業(yè)資本可以提供產(chǎn)業(yè)鏈支持,特別是可以提供訂單、幫助企業(yè)拓展應用場(chǎng)景。

公開(kāi)資料顯示,上汽集團及其同一控制下企業(yè)在2020年、2021年、2022年、2023年上半年對捷氫科技的銷(xiāo)售貢獻占比,分別是31.63%、39.24%、23.03%、76.25%。

從以上銷(xiāo)售占比不難看出來(lái),上汽對捷氫科技的支持力度一直很大。但是交易所要求,公司需要更清楚地披露上汽對其提供了哪些訂單的支持。

于是,在交易所問(wèn)詢(xún)函回復中,捷氫科技披露:“按終端銷(xiāo)售客戶(hù)為上汽集團的交易均視為對上汽集團銷(xiāo)售的口徑進(jìn)行模擬測算,報告期內,上汽集團及其同一控制下的企業(yè)所形成主營(yíng)業(yè)務(wù)收入金額分別為11,483.70萬(wàn)元、25,103.51萬(wàn)元、12,496.91萬(wàn)元 及3,726.54萬(wàn)元 ,占公司當期主營(yíng)業(yè)務(wù)收入比例分別為46.55%、42.80%、26.34% 及76.25% ”。上汽集團在2022年是公司第二大客戶(hù),除此之外,上汽集團及其同一控制下的企業(yè)一直是捷氫的第一大客戶(hù)。來(lái)自上汽的訂單貢獻,實(shí)際上比財報披露貢獻的更大。

同時(shí),捷氫科技還提到,“與上汽集團已建立長(cháng)期穩定合作關(guān)系,業(yè)務(wù)具有穩定性和可持續性”。

趕碳號估計,與上海的關(guān)聯(lián)關(guān)系,對于捷氫科技的上市或許并不會(huì )構成障礙。已上市企業(yè)聚成科技,其第一大客戶(hù)、關(guān)聯(lián)企業(yè)TCL對公司銷(xiāo)售貢獻超過(guò)50%,擬上市企業(yè)原軾新材,其第一大客戶(hù)、關(guān)聯(lián)企業(yè)TCL中環(huán)對其銷(xiāo)售貢獻占比更是超過(guò)90%。

02

客戶(hù)只要拿不到補貼,捷氫回款就逾期

來(lái)源:捷氫科技官網(wǎng)

社會(huì )普遍認為,“氫能是人類(lèi)的終極能源”,越來(lái)越多的人也相信,氫燃料電池汽車(chē)的前景無(wú)限。但是,現在氫燃料電池汽車(chē)始終發(fā)展不起來(lái),其實(shí)就一個(gè)原因:貴!算不過(guò)賬來(lái)。

氫燃料電池汽車(chē)貴,制氫、儲氫、加氫也貴。這是包括捷氫科技在內所有氫能企業(yè)都無(wú)法回避的現實(shí)。

捷氫科技自己也與傳統燃油車(chē)、純電動(dòng)車(chē)的售價(jià)進(jìn)行了對比:

案例1:以搭載捷氫額定功率117kW燃料電池系統的49噸燃料電池重卡為例,公司基于下游客戶(hù)的整車(chē)成本數據進(jìn)行測算,傳統重卡整車(chē)的售價(jià)約35萬(wàn),現階段純電動(dòng)重卡售價(jià)約為75萬(wàn)元,燃料電池重卡售價(jià)約為140萬(wàn)。

案例2:搭載公司額定功率92kW燃料電池系統的4.5噸燃料電池冷鏈物流車(chē)型為例,公司基于下游客戶(hù)的整車(chē)成本數據進(jìn)行測算,傳統燃油冷鏈物流車(chē)售價(jià)約15萬(wàn)元,現階段純電動(dòng)冷鏈物流車(chē)售價(jià)約為26.5萬(wàn)元,燃料電池冷鏈物流車(chē)售價(jià)則為65萬(wàn)元。

若要將氫燃料電池汽車(chē)全面推向市場(chǎng),以目前的售價(jià),只能靠補貼。那么,政策補貼對于氫能行業(yè)、對于捷氫科技的影響,分別有多大呢?

交易所問(wèn)詢(xún)函的第一個(gè)問(wèn)題就是——“2020年起,燃料電池汽車(chē)補貼政策變更為‘以獎代補’形式,示范期為4年”;“相關(guān)補貼是否均由下游整車(chē)廠(chǎng)領(lǐng)取和享受,發(fā)行人只需按不含補貼因素影響的原價(jià)銷(xiāo)售即可,還是存在其他補貼發(fā)放和價(jià)格調整機制?”

捷氫科技的回復很清楚:“從實(shí)際產(chǎn)品定價(jià)和銷(xiāo)售端情況來(lái)看,公司對外銷(xiāo)售燃料電池產(chǎn)品在定價(jià)時(shí)。一般不會(huì )考慮獎勵補貼的影響!

但是現實(shí)狀況是:客戶(hù)如果拿不到政策補貼、也沒(méi)錢(qián)支付貨款,就只能拖欠著(zhù)。

捷氫科技回復函稱(chēng):“截至2023年10月31日,公司在報告期內尚未收回的應收賬款中,其中3.56億元應收賬款已發(fā)生逾期,占所有尚未收回的應收賬款余額的比例為65.79%(注:未收回的應收賬款為5.42億元)”。

趕碳號發(fā)現,捷氫科技的19個(gè)客戶(hù)中,只有5家的應收賬款沒(méi)有逾期。

來(lái)自《關(guān)于上海捷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kāi)發(fā)行股票并在科創(chuàng )板上市申請文件的審核問(wèn)詢(xún)函的回復-2023年半年報更新》

交易所提到一個(gè)必須回復的項目——逾期付款的客戶(hù),是否涉及補貼。這個(gè)問(wèn)題可謂直擊要害。捷氫科技回復函表示,除了少數幾家是“政府直接采購,不涉及補貼”以外,眾多客戶(hù)都在計劃爭取補貼。

若綜合公司的回款情況,那么捷氫科技的產(chǎn)品定價(jià)、銷(xiāo)售目標,到底有沒(méi)有考慮“獎勵補貼的影響”呢?

其實(shí),政府政策補貼對行業(yè)的影響往往會(huì )引發(fā)連鎖反應!耙坏匾黄蟆钡难a貼沒(méi)有到位,可能就會(huì )形成三角債,影響到一連串企業(yè)。

這絕不是危言聳聽(tīng)。

雄川氫能在2020年是捷氫科技的前五大客戶(hù)。其地處經(jīng)濟發(fā)達的廣州市,是廣州黃埔區發(fā)展改革局關(guān)于區促進(jìn)氫能產(chǎn)業(yè)發(fā)展辦法2022年第一批擬扶持項目企業(yè)之一。雄川氫能產(chǎn)品集中在應用于城市客車(chē)、冷藏車(chē)、灑水車(chē)、自卸式垃圾車(chē)、半掛牽引車(chē)等車(chē)型。從所在省市到自身產(chǎn)品,雄川氫能看起來(lái)更像是在地方政府市政業(yè)務(wù)的支持、財政補貼支持下、發(fā)展壯大起來(lái)的企業(yè)。

但是,捷氫科技在回復函提到:“截至2023年10月31日,雄川氫能報告期內應收賬款未回款金額已申請豁免披露,已逾期2-3年(含)!

另外,公司表示,計算合同應收的現金流量與預期能收到的現金流量之間差額的現值的概率加權金額,捷氫科技預計,雄川氫能的應收款僅可收回25%,即按照75%進(jìn)行單獨計提壞賬準備。

同時(shí),捷氫科技在問(wèn)詢(xún)函回復中進(jìn)一步補充:“雄川氫能擬將向捷氫科技購買(mǎi)的100套燃料電池系統分總成用于廣州市建筑垃圾收容車(chē),擬申請當地政府關(guān)于建筑垃圾收容這一場(chǎng)景的地方性政策支持。雄川氫能已入圍廣州市補貼政策重點(diǎn)補貼對象,后續獲得獎勵資金的可能性較大!边@是什么意思呢?難道雄川氫能拿到了政府補貼,就會(huì )向捷氫能補付款了嗎?

地方政府才是為氫能買(mǎi)單的客戶(hù),如果政府補貼不及時(shí)甚至不到位,就可能引發(fā)整個(gè)氫能產(chǎn)業(yè)鏈的連鎖反應。捷氫科技對此亦有所預期。

上面提到,截至2023年10月31日,捷氫科技尚未收回的報告期內應收賬款為5.42億元!逼渲蟹钦(chē)廠(chǎng)客戶(hù)中,揚州氫藍、深圳國氫、卓微氫、雄川氫能、洺源科技、士碼新能源、上海氫雄等客戶(hù)受到相關(guān)產(chǎn)品未入圍城市示范任務(wù)、客戶(hù)當地推廣計劃不及預期、補貼政策落地延緩及區域性限制等影響,上述非整車(chē)廠(chǎng)客戶(hù)的裝車(chē)或運營(yíng)比例較低,其涉及的應收賬款余額合計為2.20億元,占公司整體應收賬款余額比例為40.53%。

因此,交易所在問(wèn)詢(xún)的很多問(wèn)題都圍繞氫能發(fā)展前景、政策影響、政府支持等?垦a貼的氫能產(chǎn)業(yè),“補貼”可能是企業(yè)最重要的收入來(lái)源。包括捷氫科技在內,氫能的商業(yè)模式離完全成熟還有待時(shí)日。

03

會(huì )否棄A赴港?

重塑科技;趕碳號攝

重塑科技、治臻股份、國富氫能在終止A股IPO前后,氫能市場(chǎng)上出現了兩種聲音:

第一種聲音:氫能尚不成熟,應當先回到實(shí)驗室,現階段發(fā)展合成氨、綠氫制甲醇更為實(shí)際。

第二種聲音:氫能產(chǎn)業(yè)化,最適合的應用場(chǎng)景應當是工業(yè)領(lǐng)域,比如綠氫用于煉化從而實(shí)現脫碳,而不是交通領(lǐng)域。因為燃料汽車(chē),涉及的產(chǎn)業(yè)鏈條太長(cháng)了。如果氫能上游制氫、儲氫、運氫、加氫產(chǎn)業(yè)化進(jìn)度不達預期,都會(huì )導致產(chǎn)業(yè)中下游的用氫成本居高不下,將可能對產(chǎn)業(yè)參與者產(chǎn)生不利影響;如果氫燃料電池汽車(chē)特別是電堆的成本持續較高,那么在市場(chǎng)中亦沒(méi)有競爭力。

第一種聲音打擊整個(gè)氫能產(chǎn)業(yè),第二種聲音重點(diǎn)打擊捷氫科技這樣的燃料電池企業(yè)。

在捷氫科技長(cháng)達20個(gè)月等待期中,我們也欣喜地看到,技術(shù)進(jìn)步帶動(dòng)燃料電池系統和電堆部分產(chǎn)品的價(jià)格下降、部分零部件采購單價(jià)下降(部分零部件國產(chǎn)替代),行業(yè)已經(jīng)快速發(fā)展。另外,在制氫端,堿性水電解槽降本亦非常迅速。

但是,企業(yè)離開(kāi)直接或間接的“補貼”,都難言盈利。上一輪氫能之所以遇冷,就是因為各地政府對于氫能產(chǎn)業(yè)的財政補貼力度、落地執行力度都打了折扣。

今年以來(lái),氫能板塊又有回暖跡象。

2月29日,捷氫科技的同行——上海重塑能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遞表港交所主板。重塑能源透露,本次融資將主要用于氫燃料電池系統、氫能裝備的研發(fā)及擴產(chǎn);海外市場(chǎng)業(yè)務(wù)拓展等。此前,港股已有兩家氫能燃料電池概念股上市,分別是AH兩地上市的億華通(02402.HK)及去年登陸港交所的國鴻氫能(09663.HK)。

資本市場(chǎng)最大的優(yōu)勢,就是對未來(lái)的收入預期做提前定價(jià)和提前變現,資本市場(chǎng)的投資者愿意投入資金支持前景好的科技創(chuàng )新的企業(yè)。近年來(lái),我國資本市場(chǎng)對于氫能所處的戰略性新興產(chǎn)業(yè)的支持成效突出。

氫能是一個(gè)戰略新興產(chǎn)業(yè),我們當然不能夠用傳統產(chǎn)業(yè)的視角來(lái)看氫能。但是,既然是一個(gè)產(chǎn)業(yè),就應該有其成熟的商業(yè)模式——哪怕政府補貼,也是一種模式。投資者對于氫能特別是氫燃料電池產(chǎn)業(yè)所處的階段,亦要有清醒認知。

不同的資本市場(chǎng),投資者成熟度、投資風(fēng)格與偏好、對于科創(chuàng )與風(fēng)險的定義也不盡相同。最近,關(guān)于A(yíng)股資本市場(chǎng)的定位有很多討論。新任證監會(huì )主席吳清在今年的全國兩會(huì )記者會(huì )上介紹:“關(guān)于投資與融資,我理解二者是一體兩面的、不能分割的,這兩大功能相輔相成,沒(méi)有投資就沒(méi)有融資,沒(méi)有買(mǎi)方就沒(méi)有賣(mài)方,只有投融資平衡發(fā)展,資本市場(chǎng)也才能夠形成良性循環(huán)!

在國鴻氫能、重朔科技選擇赴港上市之后,捷氫科技會(huì )不會(huì )也棄A赴港呢?

       原文標題 : 資本嚴冬里,捷氫科技能否等來(lái)燃料電池的春天?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xiě),觀(guān)點(diǎn)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chǎng)。如有侵權或其他問(wèn)題,請聯(lián)系舉報。

發(fā)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cháng)度6~500個(gè)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guò)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wú)評論

暫無(wú)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lián)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wǎng)安備 44030502002758號